朝鲜列传 白话文翻译

朝鲜王卫满,是以前的燕国人。当初在燕国全盛之时,曾经攻取真番、朝鲜,使它们归属燕国,给这些地区设置官吏,在边境上修筑城堡、关塞。秦国灭亡燕国后,朝鲜就成了辽东郡之外的边境国家。汉朝创建之后,由于朝鲜离得远,难以防守,就重新修复辽东郡过去的关塞,一直到浿水为界,属汉朝的诸侯国燕国管辖。燕王卢绾造反,逃入匈奴,卫满也逃走了,聚集一千多同党,梳着椎形的发髻,穿上了蛮夷的服装,向东逃出关塞,渡过了浿水,居住在过去秦朝称为上下鄣的空旷地方,逐渐地役使真番、朝鲜以及过去的燕国、齐国的逃亡者,在这些人中称王,在王险建都。

赶上孝惠帝、吕后时期,天下局势刚刚稳定,辽东太守就约定让卫满做汉朝的藩属国的国君,保卫边塞之外的蛮夷,不让他们侵扰攻掠边境;各位蛮夷的首领想要来汉朝进见皇帝,不要禁止。辽东太守把这些情况报告给皇帝知道,皇帝答应了,因为这个缘故,卫满得以倚仗兵威和财物侵略、降服旁边的小国,真番、临屯都来降服归附,他统治的地区方圆几千里。

卫满把王位传给儿子,一直传到他的孙子卫右渠,他诱致的汉朝逃亡者越来越多,而右渠又从没进见皇帝;真番周围的许多小国想要上书进见皇帝,又被阻隔而不通。元封二年(前109年),汉朝派涉何责备、晓谕卫右渠,而他却始终不肯接受皇帝的命令。涉何离开那里,回到了边界之上,面对着浿水,派他的车夫刺杀了护送自己的朝鲜小王长,然后马上渡河,骑马驰入塞内,于是回来报告皇帝说“我杀死了朝鲜的一名将军”。皇帝因为涉何有杀死朝鲜将军的美誉,就不再责问他的过失,任命他做辽东东部都尉。朝鲜怨恨涉何,派兵袭击杀死了涉何。

皇帝募集犯罪的人,赦免他们的罪,让他们去进攻朝鲜。这年的秋天,汉朝派遣楼船将军杨仆从齐地横渡渤海;军队有五万之众,左将军荀彘从辽东出兵:共同讨伐卫右渠。卫右渠派兵在险要的地方抵御。左将军的一个名叫多的卒正率领辽东兵率先进击敌军,结果打了败仗而走散,多往回跑,因为触犯军法而被处死。楼船将军统领齐地兵七千人率先抵达王险城。卫右渠据城而守,探知楼船将军的军队人少,于是出城攻打楼船将军,楼船将军的军队被打败,四散逃跑。将军杨仆失散了兵众,逃到大山之中藏了十多天,慢慢地寻找收拢失散的士兵,又重新集合了起来。左将军荀彘攻打朝鲜浿水西边的朝鲜军队,没能从前方打败朝鲜军。

皇帝因为两位将军没有取胜,于是派卫山凭借军事威力前去晓谕右渠。右渠会见了汉朝使者,磕头谢罪道:“我愿意投降,只担心两位将军以欺诈的手段杀害我;现在见到了使者所持的符节印信,请允许我投降。”右渠于是派太子到朝中去谢罪,献上五千匹马,还向在朝鲜的汉军赠送粮食。朝鲜民众一万多人,手里拿着武器,正在渡浿水,使者与左将军怀疑他们要叛变,说太子已经投降,应该命令人们不要携带武器。太子也怀疑使者和左将军要以欺诈的手段杀害自己,就没有渡浿水,又领着百姓回去了。卫山回去报告皇帝,皇帝处死了卫山。

左将军击败了浿水岸上的朝鲜军队,这才向前进军,抵达王险城下,包围了王险城的西北方。楼船将军也前去会师,驻扎在城南。卫右渠于是坚守城池,几个月也没有攻下。

左将军一向在宫中侍奉皇帝,得到皇帝的宠信,率领燕、代两地的士兵,非常强悍,凭着胜利的形势,军中的士卒大多都很骄横。楼船将军统领的是齐地的士兵,渡海而来,本来就已经有很多因失败而逃失的;他们之前和卫右渠交战,遭遇了困窘与侮辱,损失了士兵,士兵都很恐惧,将领心中也感到惭愧,他们围困右渠的时候,楼船将军时常手拿议和的符节。左将军迅勐地攻打,朝鲜大臣于是暗中派人偷偷地约定向楼船将军投降,使者来回传话,还没有确定下来。左将军多次与楼船将军商定进击的日期,楼船将军打算赶快实现他与朝鲜大臣的约定,没有去和左将军会合;左将军也派人寻找机会招降朝鲜人,朝鲜人不愿意,而想归附楼船将军:因为这个缘故,两个将军不能协调作战。左将军心里想楼船将军之前有战败的罪过,现在和朝鲜私下友好,而朝鲜又不前来投降,怀疑他有反叛的企图,只是还不敢发作。皇帝说将帅无能,上次刚派卫山前去晓谕卫右渠投降,卫右渠派太子入朝,卫山作为皇帝的使者却没有果断处理事情,和左将军的计谋都出现了失误,最终破坏了约定。现在两位将军包围了王险城,又不能同心和力,因此长时间没有解决问题。皇帝派遣济南太守公孙遂前去纠正他们的错误,授权他有适当的办法可以自行处理。公孙遂抵达之后,左将军说:“朝鲜早就应该攻下了,之所以还没有攻克,是有原委的。”他说楼船将军多次约定都没有来会合,并把一向所怀疑的事情全都告诉了公孙遂,说:“现在这种情况不逮捕他,恐怕将要成为大祸害,不只是楼船将军的问题,而且还会和朝鲜一同消灭我的军队。”公孙遂也认为是这样,就以符节召楼船将军到左将军军营商议事情,立即命令左将军的部下捉拿了楼船将军,兼并了他的军队,并且向皇帝报告。皇帝杀掉了公孙遂。

左将军合并了两支军队后,就加紧进攻朝鲜。朝鲜国相路人、国相韩阴、尼谿相参、将军王唊等相互商议说:“开始想投降楼船将军,楼船将军现在却被逮捕,只有左将军统一率领,战事越发紧急,恐怕不能和他打下去,国王又不肯投降。”韩阴、王唊、路人都逃奔汉军那里投降。路人死了在路上。元封三年(前108年)夏天,尼谿相参于是派人杀死了朝鲜王卫右渠而前来投降。王险城还没有攻下来,原卫右渠的大臣成巳又反叛,又攻击不和他反叛的朝鲜官吏。左将军派遣卫右渠的儿子长降、路人的儿子最前去晓谕朝鲜的百姓,杀死了成巳,于是平定了朝鲜,在朝鲜设置了四个郡。封参为澅清侯,封韩阴为狄苴侯,封王唊为平州侯,封长降为几侯。最因为父亲死在了归降途中比较有功劳,被封为温阳侯。

左将军被征召回到京城,由于犯了争功而互相嫉妒、违反军事计划的罪,被公开处死了。楼船将军也由于犯了军队抵达洌口,应当等候左将军,却擅自率先进攻敌人,导致伤亡很多的罪过,应当被诛杀,后来出钱赎罪,成了平民。

太史公说:卫右渠依仗地势险要牢固,国家因此被灭亡。涉何骗取了功劳,为发兵攻打朝鲜开了头。楼船将军做事心胸狭窄,碰到危难就遭受祸咎。悔恨当年攻打番禺时失去了单独立功的机会,却反被人怀疑。荀彘争功,与公孙遂一起被处死了。两支军队都遭受了耻辱,将帅没有被封侯。
元芳,你怎么看?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