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书 白话文翻译

帝王管理各种事务,创立各项法规,使万物各有节度,朝一定的方向发展,一切都受六律的控制,六律是所有事物的根本。

六律对于战争尤其重要,所以说“观察敌人的动向就能知道吉凶,闻听对方的声音就能效验胜负”,历代帝王都不会改变这一法则。

周武王讨伐纣王,吹响律管聆听回声,从早春一直推算到深冬,肃杀之气相并而出,而武王的军声与宫声相合。同声的事物相互依从,这是万物的自然规律,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呢?

战争,是圣人用来讨伐强横暴戾,平定混乱之世的,铲除艰难险阻,拯救危亡局面的工具。连口含利齿头生尖角的野兽在受到侵犯时都知道反抗,更何况是怀有喜怒哀乐之情的人呢?欣喜就会产生爱心,愤怒就会施加暴力,这是人性情感中的自然道理。

从前黄帝发动了涿鹿之战,取代了五行属火的炎帝;颛顼布阵对抗共工,平定了五行属水的祸害;成汤发动了南巢之攻伐,平息了夏朝的混乱。兴盛与荒废相交替,胜利的人执掌政事,权力是上天授予的。

从此以后,崇尚刑名的人相继出现,晋国任用咎犯,齐国任用王子成父,吴国任用孙武,他们都申明军中规范,奖赏和惩罚一定让众人信服,终于成为诸侯的霸主,兼并列国的土地,即使赶不上夏、商、周三代由天子发布诰命给予的封赏,却也使自身得到荣宠,国君受人尊奉,在当时就名声显扬,能说不是荣耀吗?难道与那些庸俗儒生不能识大体,不能权衡利弊,妄言道德教化,反对动用武力,从大的方面说会让君主受辱国土失守,从小的方面说则会使国家遭受侵犯而被削弱,还要固执到底的做法相等同吗!所以家庭不能够废掉教导子孙的鞭笞,国家不能够放弃管制人民的刑罚,天下不能够偃息用来平定暴乱的诛伐,只不过是在动用武力的时候有巧妙和笨拙的区别,执行的时候有顺利和坎坷的不同罢了。

夏桀、殷纣能够徒手与豺狼搏斗,徒步追赶四匹马拉的车,勇力是不小的;他们百战百胜,使诸侯受到震慑而臣服,权力是不轻的。秦二世驻扎军队于不能发挥作用的地方,在边境集结了重兵,力量是不弱的;与匈奴结下怨仇,到百越招惹祸患,势力是不寡的。等到他们的权威耗尽势力衰竭,街巷里的平民都成了敌对之国,罪过产生于穷兵黩武而不知满足,心怀贪婪而没有止境。

高祖统一天下,三面的边境都有外族叛乱;势力大的诸侯王虽然号称朝廷的藩卫辅佐之臣,但是他们并没有尽到做臣子的礼节。正赶上高祖厌倦征伐之事,也有萧何、张良等人的建议,因此偃息武力,专心休养生息,采取笼络怀柔的手段,对诸侯王不严加防备。

到孝文帝即位时,将军陈武等人建议说:“南越、朝鲜从秦朝时就内属中原为臣子,后来凭借军队据守险要之地,蠢蠢欲动并观望中原形势。高祖时天下刚刚平定,人民稍微得到了一些安宁,没有能够再次发兵征讨。现在陛下以仁德恩惠抚慰百姓,恩德惠及四海之内,最好在广大臣民乐于被征用的时候,征讨叛逆势力,来统一国家疆土。”孝文帝说:“我成年以后,却没有想到这一点。赶上吕氏作乱,功臣宗室不以我的出身感到羞耻,我错误地居处于天子之位,时常觉得浑身战栗,唯恐政事不能有个好的结局。况且兵器是不祥之物,即使能够实现所希望的想法,行动起来也是有颇多耗费和弊病,怎么能让百姓到远方去征战呢?再加上先帝知道役使民众不可以太繁重,因此不把用兵当成意愿。我怎么可以说自己很贤能呢?现在匈奴侵犯内地,军人官吏没有功劳,边境的民众父子两代扛着武器戍守很久了,我经常替他们感到伤痛,没有一天能够忘记。现在也没能消除对峙状态,希望暂且坚守边界设立关卡,缔结和约互通使者,使北方边界休息安宁,这样立下的功劳就很多了。暂且不要再议论用兵之事。”所以百姓们内外都没有徭役,能够放下肩上的重担在田间休养生息,天下殷实富足,一斗粟米能卖十几个钱,鸡鸣狗吠,炊烟飘扬万里,可以说是和谐欢乐的景象啊!

太史公说:文帝在位的时候,赶上天下刚刚从水深火热之中解脱出来,人民安居乐业,根据他们的欲望去做事,能够不受官府的干扰,因此百姓就得以安定了。连六七十岁的老翁也从来没有去过集市,只是在乡里像小孩子一样游玩嬉戏。孔子所称道的有德君子就像这样吧!

尚书》中说“日、月、五星合称七正”,另有二十八宿。乐律和历法,是上天用来贯通金、木、水、火、土五行和立春、立夏、立秋、立冬、春分、秋分、夏至、冬至八正的风气的,大自然以此来促使万物成熟。舍,就是日月止宿的地方。舍,就是休息一下缓口气的意思。

不周风来自西北,主管杀生之事。二十八宿中的东壁在不周风的东方,主管开辟生发之气并向东引导,一直到营室宿。营室,主管孕育阳刚之气并产生出来,向东到达危宿。危,是垝的意思,是说阳刚之气的垝,所以叫危。十月的时候,以上星宿的音律与应钟相合。应钟,是阳刚之气的相应之律,表示阳刚之气还没有发挥作用。它在十二地支中属亥。亥,是隐藏的意思,说的是阳刚之气藏于地下,所以是隐藏。

广莫风来自北方。广莫,说的是阳刚之气在地下,阴柔之气没有阳刚之气广大,所以叫广莫。广莫风向东到达虚宿。虚,能充实也能空虚,说的是阳刚之气到了冬天就蕴藏在空虚之处。到了冬至就有一部分阴柔之气向下隐藏起来,一部分阳刚之气向上舒张出来,所以叫虚。向东到了须女宿。说的是万物变动它们的处所,阴阳二气还没有相互分离,就像还在相互等待一样,所以叫须女。十一月的时候,以上星宿的音律与黄钟相合。黄钟,是阳刚之气跟随黄泉涌出之律。它在十二地支中属子。子,是滋生的意思;滋生,说的是万物滋生于地下。它在十天干中属壬、癸。壬作为一个词有妊的意思,说的是阳刚之气在地下孕育万物。癸作为一个词有揆的意思,说的是万物都可以测度,所以叫癸。再到牵牛宿。牵牛,说的是阳刚之气牵引万物由地下生发而出。牛,是冒出的意思,说的是地面即使被封冻,仍能冒出生发。牛,也有耕耘种植万物的意思。向东到达建星宿。建星,是创建众生的意思。十二月的时候,以上星宿的音律与大吕相合。大吕,它在十二地支中属丑。

条风来自东北,主管出生万物。条作为一个词有按条理养育万物并使其出生的意思,所以叫条风。向南到达箕宿。箕,说的是万物的根基,所以叫箕。正月的时候,以上星宿的音律与太蔟相合。太蔟,说的是万物丛生,所以叫太蔟。它在十二地支中属寅。寅说的是万物开始出生时像蚯蚓一样蚓然蠕动的样子,所以叫寅。向南到达尾宿,说的是万物开始出生时像尾巴一样弯曲。向南到达心宿,说的是万物开始出生时有类似花朵的芯蕊。向南到达房宿。房,说的是万物的门户,到达门口就要出生了。

明庶风来自东方。明庶,是表明万物全部出生的意思。二月的时候,它的音律与夹钟相合。夹钟,说的是阴阳二气夹在两侧。它在十二地支中属卯。卯作为一个词有茂盛的意思,说的是万物生长繁茂。它在十天干中属甲、乙。甲,说的是万物破壳而出;乙,说的是万物艰难生发。向南到达氐宿。氐,说的是万物全都抵达了。向南到达亢宿。亢,说的是万物呈现出高亢的精神状态。向南到达角宿。角,说的是万物都有如同犄角一样的枝杈。三月的时候,以上星宿的音律与姑洗相合。姑洗,说的是万物初生时光洁如洗。它在十二地支中属辰。辰,说的是万物已经蠕动起来。

清明风来自东南之交,主管风吹万物并向西引导,到达轸宿。轸,说的是万物更加壮大旺盛。向西到达翼宿。翼,说的是万物都有长着羽毛的翅膀。四月的时候,以上星宿的音律与中吕相合。中吕,说的是万物全部都要踏上旅程并往西行进。它在十二地支中属巳。巳,说的是阳刚之气已经用尽。向西到达七星宿。七星,是因为阳数成于七,所以叫七星。向西到达张宿。张,说的是万物全都张扬了。向西到达注宿。注,说的是万物开始衰落,阳刚之气向地下注入,所以叫注。五月的时候,以上星宿的音律与蕤宾相合。蕤宾,说的是阴柔之气还很幼小,所以叫蕤;衰靡的阳刚之气不能主事,所以叫宾。

景风来自南方。景,说的是阳刚之气步入尽头,所以叫景风。它在十二地支中属午。午,是阴阳相交的意思,所以叫午。它在十天干中属丙、丁。丙,说的是阳刚之气的运行还彰着显明,所以叫丙;丁,说的是万物已经成年并强壮,所以叫丁。向西到达弧星。弧,说的是万物凋落并且即将死亡。向西到达天狼星。狼,说的是万物可以度量,评断万物,所以叫狼。

凉风来自西南之交,主管大地。地,是隐伏并夺取万物气息的意思。六月的时候,它的音律与林钟相合。林钟,说的是万物将死时气息林立的样子。它在十二地支中属未。未,说的是万物全都长成,具有滋味。向北到达罚星。罚,说的是万物的生气已夺并可以砍伐。向北到达参宿。参,说的是万物可以参验,所以叫参。七月的时候,以上星宿的音律与夷则相合。夷则,说的是阴柔之气在侵害万物。它在十二地支中属申。申,说的是阴柔之气在发挥作用,申束和侵害万物,所以叫申。向北到达浊宿。浊,是触动的意思,说的是万物都要遭受触动而死,所以叫浊。往北到达留宿。留,说的是阳刚之气的停留,所以叫留。八月的时候,以上星宿的音律与南吕相合。南吕,说的是阳刚之气的旅程进入隐藏的状态。它在十二地支中属酉。酉,是万物已经成熟,所以叫酉。

阊阖风来自西方。阊,是倡导的意思;阖,是隐藏的意思。这里说的是阳刚之气引导万物,隐藏到黄泉中去。它在十天干中属庚、辛。庚,说的是阴柔之气变更万物,所以叫庚;辛,说的是万物新生,所以叫辛。向北到达胃宿。胃,是说阳气被收藏,都缩聚起来。向北到达娄宿。娄,是呼唤万物并且将其收纳的意思。向北到达奎宿。奎,主管毒杀万物,并包容地加以收藏。九月的时候,以上星宿的音律与无射相合。无射,是阴柔之气强盛并发挥作用的意思,阳刚之气消失殆尽,所以叫无射。它在十二地支中属戌。戌,说的是万物全部灭亡,所以叫戌。

律管长度的比例数:以九九八十一作为宫的大小。将八十一去掉三分之一,得五十四分为徵声。将五十四增加三分之一,得七十二为商声。将七十二去掉三分之一,得四十八为羽声。将四十八增加三分之一,得六十四角声。黄钟长八寸又十分之一,为宫声。大吕长七寸五分又三分之二。太蔟长七寸又十分之二,为角声。夹钟长六寸七分又三分之一。姑洗长六寸又十分之四,为羽声。仲吕长五寸九分又三分之二,为徵声。蕤宾长五寸六分又三分之二。林钟长五寸又十分之四,为角声。夷则长五寸又三分之二,为商声。南吕长四寸又十分之八,为徵声。无射长四寸四分又三分之二。应钟长四寸二分又三分之二,为羽声。

生成钟律比例的方法:子代表黄钟,设定为一分。丑代表林钟,是子的三分之二。寅代表太蔟,是子的九分之八。卯代表南吕,是子的二十七分之十六。辰代表姑洗,是子的八十一分之六十四。巳代表应钟,是子的二百四十三分之一百二十八。午代表蕤宾,是子的七百二十九分之五百一十二。未代表大吕,是子的二千一百八十七分之一千零二十四(实为二千零四十八)。申代表夷则,是子的六千五百六十一分之四千零九十六。酉代表夹钟,是子的一万九千六百八十三分之八千一百九十二(实为一万六千三百八十四)。戌代表无射,是子的五万九千零四十九分之三万二千七百六十八。亥代表仲吕,是子的十七万七千一百四十七分之六万五千五百三十六(实为十三万一千零七十二)。

律度量衡图,选自《钦定书经图说》

由黄钟生成十二律的方法:使用去掉三分之一的下生法,是先将律管的长度加倍,然后再除以三。使用增加三分之一的上生法,是先将律管的长度乘以四,然后再除以三。数字里最大的是九,商声为八,羽声为七,角声为六,宫声为五,徵声为九。设置黄钟的长度比例为一并依次乘以三作为除数。用以上得出的黄钟长度比例数作为被除数,首先得到的以寸为长度的数是一。以此类推,直到得出九寸,就命名为“黄钟之宫”。所以说音律开始于宫声,终结于角声;数开始于一,终结于十,万物生成于三;万物的生气开始于冬至,以年为周期循环往复。

精神产生于虚无的状态,最终形成客观存在之物,有了形体然后就有天数,形成并产生音律乐声,所以说精神支配生气,生气依附形体。形体的条理如果能分类就分类。有些还没有成形的就不能分类,有些形状相同就划分为同一类,有了分类就可以分辨,有了分类就可以识别。圣人了解天地间万物而辨识它们的区别,所以从有形的物体能够推演出无形的状态,因此得到了如同气息的轻细之征,如同声音的微小之象。然而圣人根据精神保存它,即使很玄妙也必定能效验实情,最终核算出华美之道的就很英明了。不是具有圣明之心来驾驭自己的耳目感官,哪个又保存天地精华并产生有形之物的实情呢?精神,万物接受它却不知道它去来的情况,所以圣人畏惧并打算保存它。只有打算保存它,精神才能继续存在。那些打算将精神保存下来的,所以显得无比宝贵。

太史公说:根据北斗七星整顿七种政事,就能确定天地、二十八宿、十天干、十二地支,十二律的调和起源于上古时代,创建乐律,运算历法,测定太阳运行的度数,可以依据它们进行度量。合验符节,通晓道理,说的就是这些事情。

元芳,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