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尝君列传 白话文翻译

孟尝君名文,姓田氏。田文的父亲是靖郭君田婴。田婴,是齐威王的小儿子,也是齐宣王的异母弟。田婴从齐威王在位时开始担任官职处理政事,与成侯邹忌和田忌带兵去救援韩国,攻打魏国。成侯和田忌争相邀宠,成侯出卖田忌。田忌恐惧,袭击齐国的边疆城邑,没有取胜,逃跑了。正赶上齐威王去世,宣王即位,知道成侯出卖田忌,于是重新召回田忌,任用他做将军。齐宣王二年,田忌与孙膑、田婴一起攻打魏国,在马陵打败了敌人,俘获了太子申,并杀死了魏国的将军庞涓。齐宣王七年,田婴出使韩、魏两国,使韩国和魏国归服齐国。田婴与韩昭侯、魏惠王在东阿之南会见了齐宣王,订立盟约后回国。第二年,齐宣王又跟魏惠王在甄城会见。这一年,魏惠王去世。齐宣王九年,田婴在齐国出任丞相。齐宣王与魏襄王在徐州会见,并相互承认王号。楚威王听说这件事以后,对田婴很生气。第二年,楚国在徐州打败了齐国,并派人追击田婴。田婴派张丑去游说楚威王,楚威王才收兵。田婴在齐国任丞相十一年,齐宣王死后,齐愍王即位。齐愍王继位三年,把薛邑封给田婴。

当初,田婴有四十多个儿子。他的一个地位不高的小妾有个儿子名叫田文,田文出生于五月五日。田婴告诉田文的母亲说:“不要把他养大。”田文的母亲偷偷地将他养大。等到他长大了,他的母亲通过兄弟把儿子田文引见给田婴。田婴对田文的母亲恼火地说:“我让你扔掉这个儿子,你竟敢养活他,这是为什么?”田文叩头,接着说:“您不养五月出生的儿子,是什么原因呢?”田婴说:“五月出生的儿子,长到门户一样高的时候,将会对他的父母不利。”田文说:“人生是受命于上天呢?还是受命于门户呢?”田婴沉默不语。田文说:“如果是受命于上天,您忧虑又有什么用。如果是受命于门户,那么加高门户就可以了,谁能长到那么高呢!”田婴说:“你不要说了。”

过了很久,田文抽空问他的父亲田婴说:“儿子的儿子叫什么?”田婴说:“叫孙子。”田文又问:“孙子的孙子叫什么?”田婴说:“叫玄孙。”田文又问:“玄孙的孙子叫什么?”田婴说:“不知道了。”田文说:“您在齐国担任丞相执掌政权,到现在已经三代君王了,齐国的领土没有扩大,而您的私家却积累了成千上万的财富,门下看不到一个贤能的人。我听说将帅家门一定能出将帅,宰相家门一定能出宰相。现在您的后宫姬妾身穿绫罗绸缎,而士人却连粗布衣服也穿不上;您的奴婢仆从有吃不完的美味佳肴,而士人却连糟糠之食也吃不饱。现在您还热衷于聚敛和收藏,想把财产遗留给自己都不知道的人,反而忘掉了国家的事业正一天天地衰败,我私下里为此感到奇怪。”于是田婴就重用田文,让他主持家务,接待宾客。每天都有宾客前来,他的名声传扬到诸侯之间。各国都派人请求薛公田婴将田文立为太子,田婴答应了这件事。田婴死后,谥号为靖郭君。田文果然在薛邑继承了爵位,他就是孟尝君。

孟尝君在薛邑,招揽各国宾客以及因犯罪而流亡的人,他们都依附于孟尝君门下。孟尝君置办住处优待他们,因为这个缘故,天下的士人都慕名而来。他的食客有几千人,无论出身贵贱,一律跟田文的待遇平等。孟尝君接待宾客坐谈的时候,屏风后面经常有侍从文书,负责记录孟尝君与宾客的谈话内容,询问亲戚的住处。宾客走的时候,孟尝君早已派使者去慰问宾客的亲戚,并赠送礼物给他们。孟尝君曾经招待客人在夜里吃饭,有一个人挡住了灯光。一个门客生气了,认为饭菜不一样,停止吃饭,告辞离去。孟尝君站起来,端着自己的饭莱跟他比较。门客感到羞愧,自刎而死。士人因此有很多人归附孟尝君。孟尝君对前来投奔的门客来者不拒,都很好地招待他们。每个人都认为孟尝君与自己亲近。

秦昭王听说孟尝君贤能,就先派泾阳君到齐国做人质,请求孟尝君到秦国去见他。孟尝君将要去秦国,宾客都不想让他去,劝他,他不听。苏代对他说:“今天早晨我从外边来,见到木偶人和土偶人相互交谈。木偶人说:‘天下雨,你就会被雨水浇毁了。’土偶人说:‘我出生于泥土之中,毁坏了就回归泥土。现在天下雨的话,雨水把你冲走,不知道你会停留在什么地方。’现在秦国就是虎狼一般的国家,可是您却要前往,如果不能回来,您能不被土偶人所耻笑吗?”孟尝君于是不去了。

齐愍王二十五年,终于又派孟尝君去秦国,秦昭王就任命孟尝君做秦国的丞相。有人游说秦昭王道:“孟尝君贤能,而且又是齐国宗室,现在做了秦国的丞相,一定是先考虑齐国的利益然后才考虑秦国的利益,这样秦国就危险了。”于是秦昭王就收回了任命。秦昭王将孟尝君囚禁起来,谋划着要杀死他。孟尝君派人到秦昭王宠幸的姬妾那里请求解救。姬妾说:“我想要您的那件白狐皮衣。”当时孟尝君有一件白狐皮衣,价值千金,天下无双,到秦国后他把它献给秦昭王了,再没有第二件皮衣了。孟尝君为此感到忧虑,问遍了所有门客,也没有谁能想出办法。有一个级别很低但是能像狗一样去偷东西的门客,他说:“我能得到那件白狐皮衣。”于是他就在夜里装成一只狗,进入秦国王宫中的仓库里,偷出所献的白狐皮衣来,把它献给秦昭王宠幸的姬妾。姬妾替他向秦昭王说情,秦昭王就释放了孟尝君。孟尝君得以脱身,立即驰马离去,为出函谷关而更换了凭证,改变了姓名。半夜时分到了函谷关。秦昭王后悔放走了孟尝君,派人去寻找他,发现已经走了,立即派人乘传车追赶他。孟尝君到了函谷关,关卡的法令规定鸡叫时才能放行旅客,孟尝君担心追兵赶到,有一个级别很低但是能模仿鸡叫的门客,他让附近的鸡一齐啼叫起来,于是出示凭证出了关。出关大约一顿饭的时间,秦国追兵果然到了函谷关,但是已经落后于孟尝君出关的时间,于是孟尝君等人就回去了。最开始孟尝君收留这两个人做宾客的时候,宾客都为他们感到羞耻,孟尝君在秦国遭难,终于靠这两个人脱险。从此以后,宾客们都对他们信服了。

孟尝君路过赵国,赵国平原君按照宾客的礼仪款待他。赵国人听说孟尝君贤能,出来围观,都笑着说:“开始以为薛公是魁梧的样子,现在看他,竟然不过是一个矮小的汉子罢了。”孟尝君听到这些话,感到愤怒。随他同行的宾客跳下车来,砍杀了几百人,把一个县的人都杀了才离去。

齐愍王心中不安,因为是他把孟尝君派到秦国去的。孟尝君回来后,就任命他为齐国的丞相,委以政事。

孟尝君怨恨秦国,将要用齐国的力量帮助韩国和魏国攻打楚国,顺势再与韩、魏两国联合攻打秦国,因而向西周借用军粮。苏代替西周对孟尝君说:“您用齐国的力量帮助韩、魏两国攻打楚国九年,夺取了宛、叶两县以北的地区来加强韩、魏两国的实力,现在又要攻打秦国来增加两国的收益。韩、魏两国在南边没有来自楚国的担忧,在西面没有来自秦国的祸患,那么齐国就危险了。韩、魏两国一定轻视齐国而畏惧秦国,我为此替您感到危险。您不如让我国与秦国深入交往,但是您不要发动进攻,也不用借军粮。您兵临函谷关而不进攻,让我国把您的要求对秦王说‘薛公一定不会通过打败秦国来使韩、魏两国变得强大。他攻打秦国的目的,是希望大王让楚王割出东国地区来给齐国,而使秦国释放楚怀王来达成和解’。您让我国用这个办法使秦国获得好处,秦国得以不打败仗,并且因为楚国割让东国地区使本国免受齐军的进攻,秦国一定想这样做。楚王得以被释放,一定感激齐国。齐国得到东国地区就会变得更加强大,而薛邑也可以世代没有忧患了。秦国不会被过度削弱,而且地处原属晋国的韩、赵、魏三国的西边,韩、赵、魏一定倚重齐国。”孟尝君说:“很好。”于是就让韩国和魏国向秦国道贺,让韩、赵、魏三国不要攻打秦国,而齐国也不向西周借用军粮了。当时,楚怀王到秦国去,秦国扣留了他,所以孟尝君一定要让秦国释放他。秦国始终没有释放楚怀王。

孟尝君担任齐国的丞相,他的家臣魏子替孟尝君收缴封邑的赋税,往返三次却没有收到一次赋税。孟尝君问他,他回答说:“有个贤能的人,我私下里把税收都给他了,因此没有把钱粮带回来。”孟尝君很生气,斥退了魏子。过了几年,有人在齐愍王面前诋毁孟尝君说:“孟尝君将要作乱。”等到田甲劫持齐愍王,齐愍王怀疑孟尝君,孟尝君于是出逃。接受魏子粮食施舍的那个贤能之人听说了这件事,就上书说孟尝君不会作乱,请求用自己的生命担保,于是在王宫门前自刎而死来证明孟尝君的清白。齐愍王大惊,就派人跟踪调查,发现孟尝君果然没有谋反的迹象,于是再次召回孟尝君。孟尝君借机说自己有病在身,告老回到薛邑。齐愍王批准了他的请求。

在此之后,秦国流亡的将领吕礼到齐国出任相国之职,想要使苏代陷入困窘之中。苏代就对孟尝君说:“周最对于齐国来说,是忠厚到极点的,然而齐王却驱逐了他,并听从亲弗的建议,任用吕礼为丞相,目的是想取信于秦国。如果齐、秦两国联合,那么亲弗和吕礼就会受到重用了。有了可用之人,齐、秦两国一定会轻视您。您不如赶快派兵北上,攻打赵国来促使秦国和魏国讲和,召回周最,这样既显示了您的厚道,又可以挽回齐王的信誉,还能防止天下的时局发生变乱。齐国没有秦国的挑战,那么天下就会归附齐国,亲弗一定会逃走的,那么齐王还能跟谁来治理国家呢!”于是孟尝君听从苏代的建议,吕礼因此嫉妒并打算加害孟尝君。

孟尝君害怕,于是送信给秦国丞相穰侯魏冉说:“我听说秦国打算借吕礼来结交齐国,齐国,是天下的强国,您一定不能被重视了。齐国和秦国相互联合来对付三晋,吕礼就一定会兼任齐、秦两国的丞相了,这是您联合齐国来提高吕礼的地位。如果齐国躲避了天下的兵祸,吕礼对您的仇恨一定会加深。您不如劝说秦王进攻齐国。齐国被打败,我会请求秦王把所得到的土地封赏给您。齐国被打败,秦国担心三晋强大,秦王一定重用您去交好三晋。三晋曾被齐国挫败并畏惧秦国,三晋一定会重用您来交好秦国。这样您打败齐国创建功勋,又倚仗三晋而受到重用;您打败齐国扩充封地,秦国和三晋就会争相器重您。如果齐国没有被打败,吕礼再次受到重用,您的处境一定会非常窘迫。”于是穰侯建议秦昭王攻打齐国,吕礼就逃跑了。

后来齐愍王攻灭宋国,变得更加骄横,想要除掉孟尝君。孟尝君感到害怕,就跑到魏国。魏昭王任用他做丞相,向西与秦国和赵国联合,与燕国共同讨伐并打败齐国。齐愍王逃亡到莒县,最后死在了那里。齐襄王即位,而孟尝君在诸侯之间保持中立,不归属于任何一国。齐襄王刚刚即位,畏惧孟尝君,就与他交好,再次亲近薛公。田文死后,谥号为孟尝君。他的儿子们争着继位,然而齐国和魏国共同灭掉了薛邑。孟尝君断绝了子嗣,没有后代了。

当初,冯驩听说孟尝君喜好结交宾客,就穿着草鞋来见他。孟尝君问:“先生远道前来,有什么要指教我的吗?”冯驩说:“听说您好客,因为我太穷了就来投奔您。”孟尝君把他安排在下等客舍十天,孟尝君问舍长说:“客人都做了那些事?”舍长回答说:“冯先生很穷,好像只有一把剑而已,又用草绳系着剑柄。他敲打着那把剑唱道‘长剑回去吧,吃饭没有鱼’。”孟尝君把他迁到中等客舍居住,使他吃饭有鱼。过了五天,孟尝君又问舍长。舍长回答说:“客人又敲打着剑唱道‘长剑回去吧,出行没有车’。”孟尝君把他迁到上等客舍,使他出入乘坐马车。又过了五天,孟尝君又问舍长。舍长回答说:“先生又曾敲打着剑唱道‘长剑回去吧,没办法养家’。”孟尝君不高兴了。

过了一年,冯驩没有再说什么。孟尝君当时在齐国担任相国,在薛邑受封一万户。他的食客有三千人,封邑的收入不够用来供养门客,就派人到薛邑放债。一年多了也没有收回债款,借债的人大多不能还给他利息,门客的供养将要不够用了。孟尝君为此感到担忧,问左右侍从:“什么人可以派去收回薛邑的债款?”客舍的舍长说:“住在上等客舍的客人冯先生从外表看,能说会道,比较年长,没有别的技能,可以让他去收债。”孟尝君就让冯驩进来,向他请教说:“宾客不知道我不贤能,光临我门下的有三千多人,封邑的收入不够用来供养宾客,所以在薛邑放债赚取利息。薛邑这一年没什么收入,民众不太愿意偿还利息。现在门客的饮食恐怕不足以供应,希望先生去催促他们还债。”冯驩说:“好的。”冯驩辞行,到了薛邑,就召集向孟尝君借钱的人都来开会,收到利息十万钱。他就多酿酒,买了头肥牛,召集借钱的人,能还利息的都来,不能还利息的也来,都拿着借钱的债券来验证。人到齐后开会,当天杀牛摆酒。酒喝得正酣的时候,他拿着债券到大家面前验证,能还利息的,就约定期限;因为贫穷不能还利息的,就把他们的债券拿来烧掉。冯驩说:“孟尝君借钱给大家的原因,是为了让没有钱的民众能够用这些钱维持生计;要求偿还利息的原因,是由于自己没有办法供养门客了。现在富裕的约定还债期限,贫穷的烧掉债券废除债务。各位请尽情吃喝。有这样的君主,怎么能够辜负他啊!”在坐的人都起身,拜了两拜。

孟尝君听说冯驩烧掉债券,生气地派使者去召回冯驩。冯驩到了,孟尝君说:“我有食客三千人,所以在薛邑放债。我的封邑收入少,而且民众大多不能按时偿还利息,门客的饮食可能无法保证,因此请先生去催促他们还债。我听说先生得到钱之后,就用来准备了很多牛肉和酒水,并且烧掉了债券,为什么?”冯驩说:“是的。不准备很多牛肉和酒水,就不可能把人都召来开会,更无法知道他们哪些人经济宽裕哪些人手头紧。经济宽裕的人,跟他们约定期限。手头紧的人,即使守着他们催促十年,也只能让利息越积越多,催逼得急了,他们就会通过逃亡来免除债务。如果太急,他们最终也无法偿还,对上就会认为您贪图小利不爱士民,对下则百姓弃君赖债的名声,这不是用来勉励士人和民众、彰显您声望的办法。烧掉没有用的债券,放弃不可得的虚帐,让薛邑的民众亲近您,并彰显您的好名声,您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呢?”孟尝君于是拍手感谢他。

秦国和楚国诋毁孟尝君,说孟尝君的声望高于他的君主,并且独揽齐国的大权,齐愍王受到迷惑,于是罢免了孟尝君。众门客见到孟尝君被罢免,都离开了。冯驩说:“借给我一辆车,让我前往秦国,我一定会让您在国内受到重视,而且封邑得以扩大,可以吗?”孟尝君于是准备车子和礼物,派冯驩去秦国。冯驩就西行游说秦昭王道:“天下的游说之士驾车西行来到秦国的,没有人不想使秦国强大,而使齐国衰弱;驾车东行前往齐国的,没有人不想使齐国强大而使秦国衰弱。这是两个不分上下的国家,就形势看来,是不可能并立称雄的,称雄的就可以统一天下了。”秦昭王起身长跪问他说:“怎么做能使秦国立于不败之地呢?”冯驩说:“大王也知道齐国罢免孟尝君的事情了吧?”秦昭王说:“听说了。”冯驩说:“使齐国受到天下重视的人是孟尝君。现在齐王因为谗言就罢免了他,他心里有怨恨,一定会背弃齐国;如果他背弃齐国来到秦国,那么他一定会把齐国的实情、人际关系的内幕全部告诉秦国,齐国的土地就可以得到了,何止是称雄啊!您赶快派人装载着礼物暗地里迎接孟尝君,不可以错过时机。如果齐王醒悟了,再次重用孟尝君,那么胜败属于谁就不能预料了。”秦昭王非常高兴,于是派出十辆马车载着百镒黄金来迎接孟尝君。冯驩辞别秦昭王先走了,到了齐国,游说齐愍王道:“天下的游说之士驾车东行来到齐国的,没有人不想使齐国强大,而使秦国衰弱;驾车西行前往秦国的,没有人不想秦国强大,而齐国衰弱。秦国和齐国是不分上下的国家,如果秦国变强了那么齐国就变弱了,这种形势注定两国不能并立称雄。现在我私下里听说秦国派使者用十辆马车载着百镒黄金来迎接孟尝君。孟尝君不西行就算了,如果西行担任秦国的丞相,那么天下就会归于秦国,秦国称雄,而齐国居其下,这样一来,临菑和即墨就危险了。大王为什么不抢在秦国使者到来之前,重新起用孟尝君,并且扩充他的封地,向他表示歉意呢?这样孟尝君一定会高兴地接受。秦国虽然是一个强国,怎么会聘请别国的人做丞相并来迎接他呢!挫败秦国的阴谋,从而断绝它称霸的策略。”齐愍王说:“很好。”于是派人到边境等候秦国的使者。秦国使者的马车刚进入齐国境内,使者就快马回报,齐愍王召见孟尝君,并恢复了他的相国之位,把他原来封邑还给他,还增加一千户。秦国的使者听说孟尝君再次担任齐国的丞相,就驾车回去了。

自从齐愍王罢免孟尝君以后,众门客都离去了。后来齐愍王召见孟尝君,恢复了他的官职,冯驩来迎接他。还没到达府第,孟尝君长叹说:“我一向喜好结交宾客,对待宾客不敢有半点差错,食客有三千多人,先生是知道的。门客看见我被罢免,都背弃我而离去,没有回头看我一眼。现在仰赖先生得以恢复官职,门客又有什么脸面再来见我呢?如果有再来见我的,我一定朝他脸上吐唾沫,狠狠地羞辱他。”冯驩挽着缰绳下车跪拜,孟尝君下车扶起他,说:“先生在替门客道歉吗?”冯驩说:“不是替门客道歉,是为您说错的话。万物都有各自的结果,事情有固定的规律,您明白了吗?”孟尝君说:“在下不知道先生在说什么。”冯驩说:“活着的东西一定有死亡的时候,这就是万物各自的结果;富贵的人有很多门客,贫贱的人很少有朋友,这就是事情固有的规律。您难道没见过那些赶集的人吗?天一亮,侧身夺门冲进市场;傍晚以后,经过市场的人甩着胳膊离开,都不回头看一眼。他们不是喜欢早晨而讨厌傍晚,而是所期待的物品已经不在那里了。现在您失去相位,宾客都离去了,不值得因此埋怨士人并白白地断绝宾客的门路。希望您像以前一样对待他们。”孟尝君拜了两拜说:“我恭敬地听从教诲。听到先生的话,怎么敢不接受教导呢。”

太史公说:我曾经路过薛邑,那里的市井小民大多是些残暴的少年,跟邹国和鲁国的儒雅民风不一样。我询问其中的原因,他们说:“孟尝君招揽天下游侠,而作乱犯法的人随着来到薛邑的大概有六万多家。”世间传闻孟尝君喜好结交宾客而沾沾自喜,看来是名不虚传了。
元芳,你怎么看?
  • 共有 0 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