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公子列传 白话文翻译

魏公子名叫无忌,是魏昭王的小儿子,魏安厘王同父异母的弟弟。魏昭王去世,魏安厘王即位做了国君,封公子无忌为信陵君。这个时候范睢从魏国逃走,到秦国做了宰相,因为怀恨魏齐的原因,所以派秦国的军队围攻大梁,打败了魏国驻扎在华阳的军队,魏军主将芒卯逃走。魏王和公子无忌非常担心。

公子无忌做人仁德,能够委屈自己结交贤士,士人无论是贤能的还是不贤能的,他都会恭谦有礼地同他们交往,从来不敢因为自己富有、尊贵而轻视那些士人。士人们因为这个缘故,争相从数千里远的地方赶来归附他,招纳在门下的食客有三千人。在这个时候,诸侯因为公子无忌贤能、手下宾客众多的缘故,在十几年的时间里不敢出兵图谋魏国。

公子无忌正在和魏王下棋,北方边境传来了烽火被点燃的消息,说“赵国进犯的军队到了,将要进入魏国的边界”。魏王放下棋子,想要召集大臣们一起商量对策。公子无忌阻止魏王说道:“赵王是在打猎,并不是要侵犯魏国。”又像之前那样下棋。魏王很惊慌,心思没有放在下棋上。过了一会儿,又从北方传来了消息说:“赵王只是打猎罢了,不是要侵犯魏国。”魏王非常吃惊,说:“您凭借什么知道这件事的。”公子无忌说:“我的门客中有能潜入赵国探听赵王秘密的人,赵王有什么行动,那门客就会报告给我,我因此知道这件事。”这件事情之后,魏王忌惮公子无忌的贤能,不敢把魏国的政事交给公子无忌来处理。

魏国有位隐士名叫侯嬴,已经七十岁了,家里非常贫穷,是大梁的东城门的守门小吏。公子无忌听说后,前往聘请,想要送给他丰厚的礼物。侯嬴不肯接受礼物,对公子无忌说:“我修养身心、洁净品行已经几十年了,终究不会因为看守城门生活贫困而接受您的财物。”公子无忌于是置办酒席,请宾客聚会。众人都坐好之后,公子无忌就带着随从和车马,空出马车左边的座位,亲自到东城门去迎请侯生。侯生整理了一下破旧的衣服和帽子,直接就登上马车坐在了公子无忌空出来的尊位上,没有谦让的表现,想要借此观察公子无忌的神色。公子无忌手里拉着马缰绳,神色更加恭敬。侯生又对公子无忌说道:“我有个好朋友在集市上的屠宰场,希望您的马车能够绕道,让我去拜访他。”公子无忌驾着马车进入了集市,侯生下车去看他的朋友朱亥,侯生一边斜着眼睛看公子无忌,一边故意长时间地站着跟他的朋友说话,暗地里观察公子无忌的表现。公子无忌脸上的神色更加谦和。在这个时候,魏国的大将、卿相,与魏王同宗、同室的人,在公子无忌家的厅堂里都坐满了,等待公子无忌劝酒。而集市上的人都在观看公子无忌在那里手拿缰绳等待侯生。骑马随从公子无忌的人都暗地里骂侯生。侯生见公子无忌的脸色始终都没有改变,于是告别朋友上了马车。到了公子无忌的家里,公子领着侯生坐到了尊贵的座位上,并且当着每一个宾客的面赞扬了侯生,宾客全都感到惊讶。酒喝到高兴的时候,公子无忌站起来,端着酒杯来到侯生面前为他祝寿。侯生于是对公子无忌说:“今天我为您所做的事情也足够了。我是看守城门的人,但是您亲自屈尊驾着马车,在大庭广众之中来迎接我,这时我不该再去拜访自己的朋友,现在您却能特意为我去拜访朋友。然而我也想成就公子的名声,所以长久地让您和车马、仆从站在集市中,拜访朋友来观察您,而您的态度更加恭敬、谦和。集市上的人都认为我是小人,但却认为您是一位高尚的、甘愿委屈自己来结交士人的长者。”公子无忌在听了侯嬴的话之后,就撤去了酒宴,侯生成了公子无忌的上宾。

侯生对公子无忌说:“我所拜访的那位屠户朱亥,他是一个贤能的人,世上没有了解他的人,所以他才隐藏在屠宰场里。”公子无忌到屠宰场多次邀请朱亥,朱亥故意不回答也不表示感谢,公子无忌觉得非常奇怪。

魏安厘王二十年(前257年),秦昭王打败了赵国驻扎在长平的军队,继续派兵围攻邯郸。公子无忌的姐姐是赵惠文王的弟弟平原君的夫人,多次给魏王和公子无忌送去书信,请求魏国出兵相救。魏王派大将晋鄙率领十万人去救援赵国。秦王派使者对魏王说道:“我攻打赵国,早晚之间就能攻下来,如果诸侯中有人敢救援赵国,等我消灭赵国之后,一定先派兵攻打他。”魏王害怕,派人阻止晋鄙,在邺县安营驻扎军队,表面上是救援赵国,实际上,采取首鼠两端的态度来观望形势的变化。平原君派往魏国的使者在路上连续不绝,信中责备公子无忌说:“我之所以要亲附魏国,与魏国联姻,是因为公子品行高尚而有义气,能把别人的困难当成自己的急事来办。现在邯郸早晚之间就会投降秦国,但是魏国却不救援,您那种把别人困难当作自己急事来办的精神在哪里呢!况且您纵然轻视我,要抛弃我,不管我是否投降秦国,难道也不怜惜您的姐姐吗?”公子无忌非常担心这件事,多次请求魏王,而且让手下的宾客、善于辩论的人士想方设法地劝说魏王。但因为魏王畏惧秦国,终究不听公子无忌的意见。公子无忌揣度自己的意见最终不会得到魏王的同意,认为自己不能独活于世而让赵国灭亡,就请来自己的宾客,约集了一百多辆车马,打算率领门客到赵国去与秦国军队决一死战,跟赵国一起灭亡。

他们从东门经过的时候,看到了侯生,公子无忌详细地告诉侯生自己如何与秦军拼死决战的情况。告辞诀别之后,公子无忌就要继续赶路,侯生说:“公子努力吧,老臣不能跟您一起去。”公子无忌走了几里路,心里不高兴,说:“我那么周到地对待侯生,天下没有人不知道,现在我将要死了,而侯生却连一句半句有用的话都没有对我说,难道是因为我有什么失礼的地方吗?”公子无忌于是又驾着马车回来,询问侯生。侯生笑着说:“我本来就知道您会回来。”侯生接着说:“您喜欢结交贤能的人,名声传遍天下。现在有了困难,没有别的办法却要去跟秦国军队拼命,就如同把肉投给饥饿的老虎一样,有什么用呢?还要我们这些宾客有什么用呢?但是您厚待我,您离开这里,我却不为您送行,我因此知道您肯定会觉得遗憾而返回。”公子无忌向侯生拜了两次,借机向侯生请教。侯生于是屏退旁边的人,与公子无忌小声说话,侯生说:“我听说调动晋鄙兵马的虎符常常放在魏王的卧室里面,而如姬是最受大王宠幸的妃子,经常进出大王的卧室,如果尽力,一定能够偷到手。我听说如姬的父亲被人杀害,如姬重金悬赏了三年,从大王以下,都想帮着她为父亲报仇,却没有一个人能够成功。如姬向您哭泣,您就派遣手下的宾客砍掉了她的仇人的脑袋,恭敬地献给如姬,如姬愿意为您去死,不会有什么推辞,只是没有报答您的途径。公子如果开口向如姬请求帮忙,如姬一定会答应,那么就可以得到虎符,夺取晋鄙手下的军队,向北可以救援赵国,向西可以抗拒秦国,这就是春秋时期五位霸主所进行的正义的战争那样。”公子无忌听从了侯生的计策,请求如姬帮忙。如姬果然偷出调动晋鄙军队的兵符,交给公子无忌。

公子将要出发,侯生对他说:“大将在外领兵征战,君主的号令有时可以不必接受,这样才有益于国家。即便您手中兵符与晋鄙手中的兵符相合,但晋鄙也可能不把军队的指挥权交给您,而是再次向魏王请示,那么事情就危险了。我的朋友屠夫朱亥可以和您一起去,这个人是大力士。如果晋鄙听从您的号令,那就太好了;如果他不听从您的号令,可以让朱亥击杀他。”公子无忌在听到侯生的话之后就哭了。侯生说:“公子您是怕死吗?为什么要哭泣呢?”公子无忌说:“晋鄙是魏国一位勇勐善战的老将,到了那里之后恐怕他不会听从我,必然要杀掉他,所以哭泣,难道我会怕死吗?”公子无忌就去请求朱亥帮忙。朱亥笑着说:“我只是集市上的一个操刀的屠夫,而您多次亲自登门拜访我,之所以没有报答感谢您,是因为我认为小的礼节不用拘守。现在您遇到危急情况,正是我为您效力的时候。”于是和公子无忌同行。公子无忌拜访侯生并向他辞行,侯生说:“我理应跟您一起去,但因为年老而不能成行。请让我计算公子的行进的日期,在您到达晋鄙军营之日,我会面向北方自刎而死,就算是为公子送行了。”公子无忌于是出发了。

到了邺县,公子无忌假传魏王的命令要代替晋鄙,晋鄙见兵符相合,心里却怀疑,就抬起手来盯着公子无忌说道:“现在我统领十万人兵马,驻扎在边境,担负着守卫国家的重大责任,现在您乘着一辆马车来到这里,想要接替军队的指挥权,这是什么道理呢?”想要不听公子无忌的命令。朱亥在袖子里藏着一只四十斤的铁锤,就锤死了晋鄙,公子于是成了晋鄙军队的统领。整顿军队时,公子发布命令说:“父亲和儿子都在军队里的,父亲回家;兄长和弟弟都在军队里的,哥哥回家;是家中唯一的儿子的,回家去奉养双亲。”得到精选出来的士兵八万人,公子无忌率领这些士兵攻打秦国的军队。秦国军队解除了对赵国的包围,于是邯郸得救,赵国也得以保存。赵王和平原君亲自到邯郸城的郊外迎接公子无忌,平原君身上背着装满箭的箭囊为公子无忌带路。赵王对着公子无忌拜了两次,说道:“自古以来的贤德之人,没有能赶得上您的。”在这个时候,平原君不敢拿自己跟公子无忌相比。公子无忌和侯生诀别之后,在他到达晋鄙军营的那一天,侯生果然面向北方自刎而死。

魏王对公子无忌偷他的兵符、假传王命杀死晋鄙的行为非常生气,公子无忌自己也知道,等到打退秦军保全赵国之后,便派将领率领魏国军队回到了魏国,他自己则与宾客留在了赵国。赵孝成王对公子假传王命杀晋鄙、救援赵国的恩德非常感激,于是和平原君商量,想把五座城池封给公子无忌。公子听说之后,心中有了骄傲自满的意思,脸上也带有一种认为自己功劳很大的神色。宾客中有人劝说公子说:“事情有的不可以忘记,也有的不可以不忘掉。如果是别人对公子有恩德,那么公子您是不能忘掉的;如果是公子对别人有恩德,那么希望公子能够忘掉。况且假传魏王的命令,夺取晋鄙手下军队来救援赵国,对赵国来说是功劳,对魏王来说却不是忠臣。公子您竟然为自己感到骄傲,并且觉得功劳很大,我私下里认为公子不应当这样。”公子无忌听了这些话以后立刻责备自己,好像没有地方可以让他容身一样。赵王亲自打扫宫殿,依照主人迎接贵宾的礼节,带着公子无忌走西边的台阶。公子无忌侧着身子,一再地推辞谦让,走东边的台阶。他说自己有罪,犯了过错,因为辜负了魏国,对赵国也没有功劳。赵王陪着公子无忌喝酒,直到天黑,始终没有开口说要给公子无忌五座城池做封邑的事情,因为公子无忌一直都在谦让、责备自己。公子无忌最终留在了赵国。赵王把鄗地封赏给公子无忌,作为汤沐邑,魏王又把信陵封给了公子无忌。公子无忌还是留在了赵国。

公子无忌听说赵国有贤能的隐士毛公隐藏在了赌徒之中,薛公隐藏在了卖酒的地方,公子无忌想要拜见这两个人,但这两个人却自己藏起来不愿意见公子无忌。公子听说这两个人的住处之后,就偷偷地步行去与这两个人交往,非常亲近。平原君听说之后,对他的夫人说道:“以前我听说您的弟弟,是天下独一无二的人物,现在我听说他竟然胡乱地跟赌徒、卖酒的人交往,不过是一个胡作非为的人。”平原君的夫人把这话告诉了公子无忌。公子于是向平原君夫人辞别,想要离开赵国,说:“以前我听说平原君贤能,所以宁可辜负魏王也要救援赵国,借此来满足平原君的要求。平原君与士人的交游,只不过是豪侠之人互相称赞罢了,并不是为了求得贤士。我还在大梁的时候,就经常听说这两个人贤能,到了赵国后,恐怕不能见到他们。以我的品德跟他们交往,尚且害怕他们不愿意跟我交往,现在平原君竟然认为这是羞耻的事情,可见他不值得交往。”于是收十行装准备离开。夫人把公子无忌的话详尽地告诉了平原君。平原君于是摘掉帽子,向公子无忌谢罪,坚持要让公子留下。平原君的门客听说这件事之后,有一半离开平原君而归附了公子无忌,天下各国的士人也纷纷来归附公子无忌,公子无忌让平原君的门客感到倾慕。

公子无忌留在赵国,十年没有回魏国。秦国听说公子无忌在赵国,日夜不停地向东方派兵攻打魏国。魏王十分担心,派使者到赵国去请公子无忌。公子怕魏王生气怪罪自己,就告诫门下的宾客说:“如果有人敢为魏王的使者通报,就杀死他。”宾客们都是背弃魏国来到赵国的,没有人敢劝说公子无忌返回魏国。毛公和薛公两个人到公子无忌那里去拜见说:“公子之所以受到赵国的尊重,名声传遍了诸侯的原因,只是因为还有魏国存在啊。现在秦国攻打魏国,魏国形势危急而公子却不体恤,假如秦国攻破大梁而踏平先王的宗庙,公子您还有什么脸面立足于天下呢?”话还没有说完,公子马上就变了脸色,命人赶紧准备好马车回去救援魏国。

魏王看到公子无忌回国,与他面对面地互相哭了起来,把上将军的印信授予了公子无忌,公子无忌于是就当上了魏国的主将。魏安厘王三十年(前247年),公子无忌派遣使者通告所有诸侯。诸侯听说公子无忌成了魏国军队的主将,各自派遣将领带领军队救援魏国。公子无忌统率五个国家的军队在黄河以南地区打败了秦国的军队,击退秦军主将蒙骜。于是借着胜利的势头追击秦国军队到了函谷关,把秦军压制在关内,使他们不敢再出函谷关。在这个时候,公子无忌的威名震动了天下,诸侯的门客纷纷向公子无忌献上兵法,公子无忌把它们合在一起署上自己的名字,所以世上的人俗称这本书为《魏公子兵法》。

秦王为此感到担心,于是拿出大量钱财到魏国去行贿,他们找到晋鄙原来的门客,让他们在魏王面前诽谤公子无忌说:“公子无忌在外国流亡了十年,现在做了魏国的主将,诸侯派来的将领都听他的号令,诸侯们也只是知道魏国有个公子无忌,而不知道有魏王。公子无忌也会想着借这样的机会南面称王,诸侯们畏惧公子的威名,现在也正打算拥立公子做魏王。”秦国多次派人到魏国使用反间计,假装不知情,向人打听公子无忌是否已经做了魏王。魏王每天都听到诽谤公子的言论,不由得不相信,后来果然派人取代公子无忌统率军队。公子知道自己再次因为受到谗言陷害而被废黜,于是就说自己有病,再也不上朝,跟自己的宾客整夜整夜地饮酒,而且喝的都是浓厚的酒,经常亲近美女。不分昼夜饮酒作乐的生活持续了四年,他最终因为长期酗酒而得病去世。这一年,魏安厘王也死了。

秦国听说公子无忌死了,派蒙骜带军队攻打魏国,攻占了二十座城池,开始设置东郡。后来秦国逐渐地像蚕吃桑叶一样侵占魏国的土地,十八年之后俘虏了魏王,屠杀了大梁的百姓。

汉高祖刘邦最初身份低微的时候,多次听说公子无忌贤明。等到登上天子之位以后,每次路过大梁,经常要祭祀公子无忌。高祖十二年(前195年),从击败黥布的前线回来,路过大梁,为公子无忌的坟墓专门安排了五户看守的人家,世世代代每年在春夏秋冬四个季节按时祭祀公子无忌。

太史公说:我从大梁的废墟路过时,曾经向别人打听所谓的那座夷门。夷门,就是城池的东门。天下诸侯的公子也有喜欢供养食客的,但是只有信陵君能够与那些隐居在山林洞穴中的人交往,不认为降低身份与他们结交为耻辱,也是有原因的。信陵君的名气远远地超过了诸侯,的确不是虚假的。高祖每次经过大梁命令百姓祭祀信陵君,至今没有断绝。
元芳,你怎么看?
  • 共有 0 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