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世家 白话文翻译

赵国的先世,与嬴秦是同一个先祖。传承到中衍时,他担任商朝大戊帝的御者。中衍的后代蜚廉生有两个儿子,一个儿子名叫恶来,服侍殷纣王,被周人杀掉,他的后人便是嬴秦氏。恶来的弟弟名叫季胜,他的后代便是赵人。

季胜生了孟增。孟增受到周成王的宠信,又被称为宅皋狼。皋狼生衡父,衡父生造父。造父受周缪王的宠信。造父挑选千里马,和桃林的盗骊、骅骝、绿耳等好马一起进献给缪王。缪王命令造父驾车,到西方各诸侯国巡视,见到西王母,高兴得忘记返回。徐偃王趁机发动叛乱,缪王驾好马一日賓士千里,攻打徐偃王,把他彻底击败。于是把赵城分封给造父,从此以赵为氏。

从造父往下传承六代到了奄父,奄父名公仲,周宣王时出兵讨伐戎族,他为宣王驾车。等到在千亩战斗时,奄父帮助宣王脱离了危险。奄父生叔带。叔带时,周幽王荒淫无道,于是他就离开周国前往晋国,为晋文侯做事,开始在晋国创建起赵氏的根基。

从叔带开始,赵氏宗族逐渐兴盛,传承五代到了赵夙。

赵夙,在晋献公十六年(前661年)讨伐霍、魏、耿三国时,他率领军队讨伐霍国。霍公求逃奔齐国。这一年晋国大旱,献公让人占卜,说是“霍太山的神灵在作怪”。于是献公派赵夙前往齐国迎回霍君,让他复位,主持对霍太山的祭祀,晋国也重新获得丰收。晋献公把原本属于耿国的土地赏赐给赵夙。

赵夙生下共孟,那一年是鲁闵公元年(前661年)。共孟生下赵衰,赵衰字子余。

赵衰以占卜决定去侍奉晋献公还是诸位公子,结果都不吉利;占卜侍奉公子重耳的情况,吉,于是前去侍奉重耳。重耳因为骊姬陷害太子的变乱逃奔翟国,赵衰追随左右。翟国讨伐廧咎如,俘虏了两位女子,翟君把年轻的女子嫁给重耳,把年长的女子嫁给赵衰从而生下赵盾。

起初,重耳在晋国时,赵衰的妻子已经生下了儿子赵同、赵括、赵婴齐。赵衰追随重耳流亡国外,共计十九年,才返回晋国。重耳继位成为晋文公,赵衰担任原大夫,居住在原地,掌管国家政事。晋文公能够回国并且称霸,大多是依靠赵衰的谋划,相关记载都写在《晋世家》中。

赵衰返回晋国后,在晋国的原配夫人坚持要他接回在翟国的妻子,并且让翟妻的儿子赵盾作为继承人,自己所生的三个儿子地位均在赵盾之下并侍奉他。晋襄公六年(前622年),赵衰去世,谥号为成季。

赵盾接替成季掌控国政两年后晋襄公去世,太子夷皋年幼。赵盾由于国家处于多事之秋,想拥立襄公的弟弟雍。雍当时在秦国,就派使臣前去迎接他。太子的母亲日夜啼哭,叩头对赵盾说:“先君犯了什么罪过,为什么想抛弃他的嫡子而另外选立国君呢?”赵盾为此事担心,害怕太子母亲的族人以及士大夫谋害他,于是就拥立太子,便是晋灵公,并派兵阻拦去秦国迎接公子雍的人。灵公即位之后,赵盾更加独揽朝政。

灵公即位十四年,越来越骄横放纵。赵盾多次进谏,灵公都不听从。有一次吃熊掌,因为熊掌没炖熟,就杀掉了厨师,让人将尸体抬到宫外,恰巧被赵盾看到。灵公因此很害怕,想要杀掉赵盾。赵盾向来仁慈爱人,曾经把食物给了一个饿倒在桑树下的人,这个人挺身保护了他,赵盾这才得以脱逃。赵盾还没有逃出国境,赵穿就杀掉了灵公,拥立襄公的弟弟黑臀为国君,便是晋成公。赵盾再次返回,掌管国家大权。君子讽刺赵盾“身为正卿,出逃没有越过国境,返回又不讨伐奸贼”,所以太史写下“赵盾杀了他的国君”。晋景公时,赵盾去世,谥号为宣孟。他的儿子赵朔承袭了爵位。

赵朔在晋景公三年(前597年)率领下军援救郑国,与楚庄王在黄河边交战。赵朔娶了晋成公的姐姐为妻。

晋景公三年(前597年),大夫屠岸贾想要诛杀赵氏全族。当初,赵盾活着的时候,曾梦到叔带扶着腰痛哭,极为悲伤;过了一会又大笑,还拍手歌唱。赵盾为这个梦进行占卜,龟甲上出现了先断绝而后又完好的征兆。赵氏的史官援查看了占卜的结果,说:“这个梦非常不吉利,并非应验到你的身上,而是应验到你儿子身上,但也是源于你的过错。等到你的孙子时,赵氏家族将越来越衰弱。”屠岸贾,起初受到晋灵公的宠信,等到晋景公时担任司寇,将要发难,想要惩治杀害灵公的凶手而牵涉到赵盾。他逐一告诉将领说:“赵盾虽然不知情,依然是罪魁祸首。身为人臣却杀害国君,他的子孙却依然在朝廷中做官,这怎么能再惩治别的罪犯呢?请大家诛杀赵氏。”韩厥说:“灵公遇害时,赵盾身在外地,我们的先君认为他并没有罪,因此没有诛杀他。现在大家将要诛杀他的后代,这并非先君的本意。现在是妄自诛杀,妄自诛杀就是作乱。臣子实行大事而不告知国君,便是无视国君。”屠岸贾没有听从。韩厥告知赵朔,让他尽快逃走,赵朔不肯,说:“您一定不要让赵氏的祭祀断绝,我就死而无憾了。”韩厥答应了他,称病不出。屠岸贾没有请示国君就擅自与诸位将领在下宫攻打赵氏,杀了赵朔、赵同、赵括、赵婴齐,并杀光了他们的家族。

赵朔的妻子是晋成公的姐姐,怀着赵朔的遗腹子,逃进晋景公的宫殿里躲了起来。赵朔有位门客名叫公孙杵臼,公孙杵臼对赵朔的朋友程婴说:“你为什么不去死?”程婴说:“赵朔的妻子身怀遗腹子,假如侥幸生下一位男孩,我就会侍奉他;假如是女孩,我再死也不晚。”过了不久,赵朔的妻子生产,生下一个男孩。屠岸贾听说后,就立刻前往宫里索要。赵朔的夫人将婴儿藏到裤子中,祈祷说:“如果赵氏宗族应当断绝,你就啼哭;如果不该断绝,你就不要出声。”等到搜查时,婴儿竟然没有发出声音。脱险后,程婴对公孙杵臼说:“如今一次没有找到,以后必定会再来搜查,如何是好?”公孙杵臼说:“扶立孤儿与赴死哪个更困难?”程婴说:“赴死容易,扶立孤儿困难。”公孙杵臼说:“赵氏先君待你相当优厚,你就勉强承担困难的事吧,我来做容易的事,请让我先赴死。”于是二人想办法弄来别人的孩子背着,将赵氏孤儿裹上绣花襁褓,藏于山中。程婴走出来,对众将谎称:“我程婴无能,没有能力扶立赵氏孤儿。谁能给我千金,我就告诉他赵氏孤儿的下落。”众将非常高兴,答应了他,出兵跟着程婴攻打公孙杵臼。公孙杵臼假装说:“小人啊程婴!过去在下宫遇到变故,你没有殉死,和我共同谋划藏匿赵氏孤儿,如今又出卖了我。纵然不能与我一起扶立他,又如何忍心出卖他呢!”怀抱婴儿大叫道:“天啊!天啊!赵氏孤儿有何罪过啊?请让他生存下来,只杀掉我公孙杵臼就可以了。”诸将不答应,就杀了公孙杵臼与孤儿。众将认为赵氏孤儿确实已经死了,都非常高兴。但是真正的赵氏孤儿却仍然活着,程婴最后与他一起隐匿在山里。


过了十五年,晋景公病重,进行占卜,发现大业的后裔由于祭祀断绝而作祟。景公询问韩厥,韩厥清楚赵氏孤儿还活着,就说:“大业的后裔在晋国断绝祭祀的,说的就是赵氏吧?从中衍开始其子孙都姓嬴。中衍人面鸟嘴,降临到人世来辅佐殷代的大戊帝,其子孙到周天子时,均有盛德。直至周厉王、周幽王无道,叔带才离开周前往晋国,为先君文侯做事,直到成公,世代立有功勋,从来没有断绝过祭祀。现在我君杀尽了赵氏宗族,国内的百姓都怜悯他,因此显现在龟策上。希望国君能够考虑此事。”晋景公问道:“赵氏如今还有后裔子孙吗?”韩厥就将这件事的实情全盘告诉了景公。于是景公就与韩厥谋划扶立赵氏孤儿,先把他召来藏在宫中。众将进宫探问病情,景公利用韩厥的手下逼迫众将与赵氏孤儿见面。赵氏孤儿名叫赵武。众将迫于无奈,就说:“从前的下宫事变,是屠岸贾主使的,他假传国君的号令,并命令群臣。如果不是这样,谁敢作乱!就算国君没有生病,我们原本也要扶立赵氏的后人。如今国君下了命令,这也是我们的愿望。”于是晋景公召集赵武、程婴出来逐一拜谢诸将,众将于是反过来与程婴、赵武共同攻打屠岸贾,灭了他的家族。晋景公重新将原属赵氏的封地赐予赵武。

等到赵武年满二十岁加冠,成为成年人后,程婴就与诸位大夫辞别,对赵武说:“从前下宫之难时,大家都能够为主殉难。我并不是不能死,我是想扶立赵氏的后人。现在赵武已经立事,成为成年人,恢复了过去的地位,我将到黄泉下去告诉赵宣孟和公孙杵臼。”赵武哭泣着叩首,坚决请求说:“我愿意让自己的筋骨受苦以报答您直到我死,但您忍心离开我而死去吗!”程婴说:“不可以。公孙杵臼觉得我可以成就大事,所以先我而死;如今我不去告知他,他会觉得我还没办成这件事。”于是便自杀了。赵武为他服齐衰三年,并为他设立了祭祀用地,春秋两季进行祭祀,世代相传不曾断绝。

赵氏复位后的第十一年,晋厉公杀了他的三位郄氏大夫。栾书害怕牵连到自己,就杀了他的国君厉公,另外拥立襄公的曾孙周,便是晋悼公。从此晋国大夫的势力逐渐强大。

赵武承续赵氏宗族的第二十七年,晋平公成为国君。平公十二年(前545年),赵武担任正卿。十三年(前544年),吴国的延陵季子出使来到晋国,说:“晋国的政权最后会终结在赵武子、韩宣子、魏献子的后代手里。”赵武去世后,谥号是文子。


诛岸贾赵氏复兴,选自《东周列国志


文子生景叔。景叔时,齐景公派晏婴出使晋国,晏婴与晋国的叔向有一次谈话。晏婴说:“齐国的政权日后最终会被田氏掌握。”叔向也说:“晋国的政权将要被六卿掌握。六卿极为放纵,我们的国君却并不为此担忧。”

赵景叔去世,他生了赵鞅,便是赵简子。

赵简子在位时期,在晋顷公九年(前517年),简子统领晋军会合诸侯在周境戍守。第二年,护送周敬王返回周都,敬王是为了躲避弟弟子朝而流亡在外。

晋顷公十二年(前514年),六卿依靠律法诛杀晋国的宗室祁氏、羊舌氏,将他们的封地分成十县,六卿分别任命其族人担任这些地方的大夫。晋国公室的势力从此更为衰弱。

其后十三年,鲁国的贼臣阳虎前来投奔,赵简子收受了他的贿赂,给他很优厚的待遇。

赵简子患了病,五天的时间里人事不省,大夫们都非常害怕。医师扁鹊为他诊病,出来后,董安于询问病情。扁鹊说:“血脉正常,有什么可担心的!过去秦缪公也曾经出现过这种情况,过了七天就苏醒了。苏醒的当天,告诉公孙支与子舆:‘我去天帝那里感到很快乐。我之所以逗留这么长时间,刚好遇到受教的事。天帝告诉我说:“晋国即将大乱,五代不得安宁;其后代将会称霸于诸侯,但霸主还没老便死去了;霸主的儿子将会导致你们国家的男女混杂。”’公孙支记下这些话并收藏起来,秦国的谶语从此便传播开来。晋献公时的变乱,文公的称霸,还有襄公在崤山击败秦军之后放纵淫欲,这些都是你听说过的。如今国君的疾患与秦缪公一样,三天之内疾病必然会痊愈,病好后他一定有话说。”

两天半之后,赵简子苏醒过来。他对大夫说:“我去天帝那里很高兴,与百神共同在天的中央游玩,各种乐器多次演奏,各种舞蹈仪态万千,音乐与夏、商、周三代的都不同,那音乐动人心弦。有一只熊想要抓我,天帝让我射它,射中了熊,熊死去了。又有一只罴扑过来,我又射它,罴也死了。天帝很高兴,赏赐给我两个竹笥,并且都有与之匹配的小竹器。我看到天帝身边有一个小孩,天帝又将一只翟犬托付给我,说:‘等到你儿子长大成人了,将这只翟犬赏赐给他。’天帝告诉我:‘晋国将逐渐衰微,再过七代就会灭亡,嬴姓将会在范魁以西打败周人,但也无法占有它。如今我怀念虞舜的功劳,日后我会把他嫡传的后代女子孟姚许配给你的第七世孙。’”董安于将这些话写下收藏。他把扁鹊所讲的话告诉了赵简子,赵简子将四万亩田赏赐给了扁鹊。

有一天,简子外出,有一个人挡住了去路,赶他也不走,随从很生气,要杀掉他。拦路人说:“我有事情要拜见主君。”随从告知简子。简子召见了他,说:“嘻!我曾经清楚地见过你。”拦路人说:“请让随从们回避,我有话告诉您。”简子让随从回避。拦路人说:“您生病时,我正待在天帝的身边。”简子说:“是,确实有这回事。你来见我,有什么事?”拦路人说:“天帝让您射熊与罴,都射死了。”简子说:“对,这意味着什么呢?”挡道人说:“晋国即将有大难,而你会首当其冲。天帝让您消灭二卿,熊与罴就是他们的先祖。”简子说:“天帝赐予我两个竹笥,还有随带的小竹器,这是何意呢?”拦路人说:“您的儿子会在翟地击败两个国家,它们都属于子姓。”简子说:“我看到在天帝身边有一个小孩,天帝将一只翟犬托付给我,说‘等到你儿子长大成人了,将这只翟犬赏赐给他’。为什么要把翟犬赐给孩子呢?”拦路人说:“那个小孩,便是您儿子。翟犬,指代国祖先。您的儿子将来必然会占据代地。等到你的后代时,将会改革政治,并且开始穿胡人的服装,在翟地吞并两个国家。”简子问其姓名,并请他担任官职,拦路人说:“我是乡野中人,前来传达天帝的旨意而已。”说完就不见了。简子写下这些话,收藏到秘府之中。

另一天,姑布子卿前来拜会简子,简子将他的儿子们都叫过来让子卿相面。子卿说:“没有能够当将军的人。”简子说:“赵氏将会灭亡吗?”子卿说:“我曾在道上见到一个孩子,大概也是您儿子吧。”简子将其子毋恤叫来。毋恤刚到,子卿就站起说:“这才是真正能当将军的人!”简子说:“这孩子的母亲出身低贱,只是从翟地来的婢女,怎么能说他很尊贵呢?”子卿说:“是上天赐予的,即便低贱也必然尊贵。”此后简子时常将所有的儿子都召来来谈话,发现毋恤最为贤能。于是简子告诉诸位儿子说:“我将宝符藏于常山之上,谁最先找到就有奖赏。”儿子们飞快地赶到常山上,四处寻找,但一无所获。毋恤回来说:“我已经找到了宝符。”简子说:“上奏吧。”毋恤说:“从常山上可以看到临近的代国,代国是可以夺取的。”简子于是看出毋恤果然很贤能,就废掉了太子伯鲁,改由毋恤担任太子。

两年后,是晋定公十四年(前498年),范氏、中行氏叛乱。第二年春天,简子告诉邯郸大夫赵午说:“还给我作为卫士的五百户士民,我准备将他们安置到晋阳。”赵午同意了。回去后赵午的父兄却不同意,于是他便违背了诺言。赵鞅抓住了赵午,将他囚禁在晋阳,并告诉邯郸人说:“我私自决定将赵午杀掉,各位想让谁来接任?”于是杀掉了赵午。赵午的儿子赵稷与家臣涉宾凭借邯郸的力量发动叛乱。晋定公派出籍秦领兵围攻邯郸。荀寅、范吉射与赵午的关系很好,不肯帮助籍秦反而暗地里策划叛乱,董安于知道这件事。十月,范吉射、中行寅讨伐赵鞅,赵鞅逃奔晋阳,晋国人围困了晋阳。范吉射、荀寅的仇敌魏襄等谋划赶走荀寅,用梁婴父取代他;驱逐范吉射,用范皋绎取代他。荀栎告诉晋定公说:“国君号令大臣,最先叛乱的人应该处死。现在范吉射、荀寅、赵鞅三位大臣先后叛乱,却仅仅驱逐赵鞅,所用刑罚不公平,希望将他们全部驱逐。”十一月,荀栎、韩不佞、魏哆遵从定公的命令领兵讨伐范氏、中行氏,没能获胜。范氏、中行氏反而攻打定公,定公反击他们,范氏、中行氏战败逃走。丁未日,两人逃亡到朝歌。韩氏、魏氏代替赵鞅向定公求情。十二月辛未日,赵鞅进入绛城,在定公宫中订立盟约。第二年,知伯文子对赵鞅说:“范氏、中行氏虽然确实叛乱了,但这是董安于发起的,董安于也参与了谋划。晋国有法度,最先叛乱的人要处死。范氏、中行氏二人已经受到惩治,只有董安于还活着。”赵鞅为此事而担忧。董安于说:“我死了,赵氏能够安定,晋国能够安宁,我死得晚了。”于是便自杀了。赵鞅将此事告诉知伯,然后赵氏才安宁无事。

孔子听说赵简子没有请示晋国国君就捉住了邯郸大夫赵午,退守晋阳,因此在《春秋》中记载“赵鞅据守晋阳叛乱”。

赵简子有位臣下名叫周舍,喜欢直言进谏。周舍去世后,简子上朝听政时,经常会不高兴,大夫们请罪。简子说:“大夫并没有罪过。我听说一千只羊的皮还不如一块狐狸腋下的皮毛。诸位大夫上朝议事,我只听到了唯唯诺诺的附和声,听不到周围有争辩声,因而担忧。”赵简子因此能使赵邑的人归顺,使晋国的人也归附于他。

晋定公十八年(前494年),赵简子将范氏与中行氏围困在朝歌,中行文子逃到邯郸。第二年,卫灵公死去。赵简子与阳虎护送卫国太子蒯聩返回卫国,卫国人没有接纳他,蒯聩就住在了戚邑。

晋定公二十一年(前491年),赵简子占领邯郸,中行文子逃奔柏人。赵简子又包围了柏人,中行文子、范昭子便逃奔到齐国。赵氏最终占据了邯郸、柏人。范氏、中行氏的其他封地也都归属于晋国公室。赵简子表面上是晋国的卿,实质上独揽晋国大权,他的封地与诸侯的封地等同。

晋定公三十年(前482年),定公与吴王夫差在黄池争夺盟主之位,赵简子跟从晋定公,最终吴王成为盟主。定公于在位的第三十七年去世,赵简子废除了三年丧期的规定,只守丧一年。这一年,越王句践灭掉了吴国。

晋出公十一年(前464年),知伯攻打郑国。赵简子生病,派太子毋恤领兵包围郑国。知伯喝醉了,用酒强灌并殴打毋恤。毋恤的臣下请求杀掉知伯。毋恤说:“主君之所以让我作继承人,是因为我能够忍辱负重。”但他也记恨知伯。知伯回国后,就把这事告诉了赵简子,让他废黜毋恤,简子没有听从。毋恤从此更加痛恨知伯。

晋出公十七年(前458年),赵简子去世,太子毋恤登位,就是赵襄子。

赵襄子元年(前457年),越国围攻吴国。襄子降低了服丧期间的饮食标准,并派楚隆前去慰问吴王。

襄子的姐姐原本是代王的妻子。已将赵简子安葬,襄子还没脱掉丧服,就向北登上夏屋山,邀约代王。让厨师用铜枓为代王及其随从上菜,斟酒时,暗中指使武士使用铜枓击杀代王与其随从,于是发兵平定了代地。他的姐姐听说此事,哭泣着呼喊苍天,磨尖簪子后自杀了。代国人怜惜她,把她死去的地方命名为磨笄山。襄子就将代地封给了伯鲁的儿子周,封他为代成君。伯鲁,是襄子的哥哥,原先的太子。太子早逝,所以封给他的儿子。

襄子继位四年,知伯与赵、韩、魏三家将范氏与中行氏原本的封地全部瓜分。晋出公非常恼怒,告知齐国、鲁国,想依靠他们来讨伐四卿。四卿十分恐惧,于是联合攻打出公。出公逃往齐国,死在中途。知伯便拥立昭公的曾孙骄继位,便是晋懿公。知伯越发骄妄,向韩、魏两家要求割让土地,韩、魏都将土地给了他。向赵氏要求割地,赵氏不给,因为襄子围攻郑国时曾经受到过知伯的侮辱。知伯很生气,就统领韩、魏两家攻打赵氏。赵襄子害怕,便逃往晋阳坚守。

原过跟随襄子,较晚到达王泽,见到三个人,从腰带往上的部位能看见,从腰带以下的部位看不见。他们交给原过两节竹子,中间互不相通,说:“替我们把它交于赵毋恤。”原过来到晋阳后,把这件事告诉了襄子。襄子斋戒三天,亲自将竹子剖开,看到用红字写着:“赵毋恤,我们是霍泰山山阳候的天使。三月丙戌日,我们将帮你反过来消灭知氏。你也要在一百个城邑中祭祀我们,我们将会赐给你林胡地区的土地。到你后世子孙的时候,将会出现非常强大的王者,他脸色赤黑,龙脸而鸟嘴,鬓发眉毛非常浓密,胸宽体阔,腿部修长而上身高大,衣襟朝左开,披甲骑马,占据河宗一带,直到休溷的貉人地界,向南攻伐晋国的其余城邑,向北消灭黑姑。”襄子两次下拜,接受了三神的指令。

三国攻打晋阳,持续了一年多,引来汾水灌城,城池没有被水浸泡的部分只剩下三版宽的高度了。城内将锅悬挂起来做饭,彼此交换子女杀掉充饥。群臣都有不忠之心,礼仪上也日渐怠慢,只有高共不敢对襄子有失礼的行为。襄子感到恐惧,就在夜里派家相张孟私下与韩、魏联络。韩、魏与赵氏合谋,在三月丙戌日,三国联合反过来消灭了知氏,共同瓜分了知氏的土地。于是襄子行赏,高共功劳居首。张孟同说:“晋阳处于危难时,只有高共没有立功。”襄子说:“当晋阳危急时,群臣都很懈怠,唯有高共对人臣的礼仪不敢有失,因此他受到上等赏赐。”此时赵氏在北方占据了代地,在南边兼并了知氏,实力强于韩、魏。于是在一百个城邑为三神创建庙宇,让原过主持对霍泰山的祭祀。

后来襄子娶了空同氏为妻,生下五个儿子。襄子由于伯鲁没能即位,不愿让自己的儿子继位,而一定要传位给伯鲁的儿子代成君。代成君早逝,就选择代成君的儿子浣立为太子。襄子在位三十三年后去世,浣继位,便是赵献侯。

献侯年少即位,以中牟为都城。

襄子的弟弟桓子驱逐了献侯,自己在代地继位,一年后去世。赵国人认为桓子即位并非出自襄子的本意,就一起杀掉了桓子的儿子,再次迎立献侯。

献侯十年(前414年),中山武公刚刚即位。十三年(前411年),修筑平城邑。十五年(前409年),献侯去世,子烈侯籍继位。

烈侯元年(前408年),魏文侯讨伐中山,让太子击驻守。六年(前403年),魏、韩、赵三家都被天子正式分封为诸侯,追封献子为献侯。

烈侯喜好音乐,对相国公仲连说:“我有很喜爱的人,可以让他尊贵吗?”公仲说:“让他富裕可以,尊贵则不行。”烈侯说:“是的。郑国的歌手枪、石二人,我赏赐他们田地,每人得到一万亩。”公仲说:“好。”事实上却没有给。过了一个月,烈侯从代地返回,询问赏给歌手田地的事情。公仲说:“还在寻找,现在没有合适的。”不久,烈侯再次询问。公仲最终没有给,于是声称有病而不上朝。番吾君从代地返回,对公仲说:“国君的确喜欢推行善政,但却不知道怎样去做。如今你担任赵国相国,到现在已有四年,推荐过贤才吗?”公仲说:“没有。”番吾君说:“牛畜、荀欣、徐越都可以推荐。”公仲就举荐了这三个人。等到上朝时,烈候再次询问:“给歌手田亩的事办得怎样了?”公仲说:“正在派人选取好的田地。”牛畜随侍烈侯,建议他推行仁政,用王道来约束自身,烈侯和悦地答应了。第二天,荀欣随侍烈侯,建议他选用贤才,任用有能力的人担任官职。改天,徐越随侍烈侯,建议他节俭用度,考察评价臣子的功德。他们所肯定人和事都很允当,国君非常高兴。烈侯派人告诉相国说:“赏赐歌手田地的事暂时停止。”让牛畜担任师,荀欣担任中尉,徐越担任内史,赏赐相国公仲两套衣服。

烈侯九年(前400年),烈侯去世,其弟武公继位。武公在位十三年后死去,赵国又拥立烈侯的太子章,便是敬侯。这一年,魏文侯去世。

敬侯元年(前386年),武公的儿子朝叛乱,没有成功,出逃前往魏国。赵国开始将邯郸定为都城。

敬侯二年(前387年),在灵丘击败齐军。三年(前386年),在廪丘救援魏国,大败齐军。四年(前385年),魏军在兔台击败赵军。赵国修筑刚平城用来进攻卫国。五年(前384年),齐、魏帮助卫国进攻赵国,攻占了赵国的刚平城。六年(前383年),向楚国借兵,讨伐魏国,占领棘蒲。八年(前381年),占领魏国的黄城。九年(前380年),讨伐齐国。齐国攻打燕国,赵国援救燕国。十年(前379年),与中山国在房子交战。

敬侯十一年(前378年),魏、韩、赵三家一起灭晋,瓜分了晋国的土地。赵国讨伐中山,又在中人地区战斗。十二年(前377年),敬侯去世,其子成侯种即位。

成侯元年(前374年),公子胜与成侯争夺国君之位,发动了叛乱。二年(前373年)六月,下雪。三年(前372年),太戊午担任相国。攻打卫国,攻取了七十三个乡邑。魏国在蔺击败赵军。四年(前371年),与秦军在高安交战,打败了秦军。五年(前370年),在鄄地打败了齐军。魏军在怀地击败赵军。赵国攻打郑国,打败了郑国,将夺得的土地送给韩国,韩国将长子县送给赵国。六年(前369年),中山国修筑长城。赵国讨伐魏国,在湪泽击败魏军,包围了魏惠王。七年(前368年),入侵齐国,打到齐国的长城下。与韩国联合进攻周。八年(前367年),与韩国将周分割成两部分。九年(前366年),与齐军在阿下交战。十年(前365年),攻打卫国,攻取甄城。十一年(前364年),秦军攻打魏国,赵军在石阿援救魏国。十二年(前363年),秦军进攻魏国的少梁,赵军前往援救。十三年(前362年),秦献公派遣庶长国攻打魏国的少梁,俘获了魏国的太子以及将军公孙痤。魏军在浍击败赵军,攻取皮牢。赵成侯与韩昭侯在上党会盟。十四年(前361年),与韩国联合攻打秦国。十五年(前360年),帮助魏国进攻齐国。

成侯十六年(前359年),与韩、魏瓜分晋国,将端氏县封给晋君。

成侯十七年(前358年),成侯与魏惠王在葛孽相遇。十九年(前356年),与齐、宋两国在平陆会盟,与燕国在阿会盟。二十年(前355年),魏国进献优良木椽,赵成侯用它建造了檀台。二十一年(前354年),魏国包围了赵国都城邯郸。二十二年(前353年),魏惠王攻占邯郸,齐军也在桂陵击败魏军。二十四年(前351年),魏国将邯郸还给赵国,与魏国在漳水边会盟。秦军攻打赵国的蔺城。二十五年(前350年),成侯去世。公子緤与太子肃侯争位,緤失败,出逃投奔韩国。

肃侯元年(前349年),夺去晋君所在的端氏县,把他迁到屯留居住。二年(前348年),与魏惠王在阴晋相遇。三年(前347年),公子范袭击邯郸,战败身亡。四年(前346年),朝拜周天子。六年(前344年),攻打齐国,攻占高唐。七年(前343年),公子刻攻伐魏国的首垣。十一年(前339年),秦孝公派遣商鞅进攻魏国,俘虏魏将公子卬。赵国攻打魏国。十二年(前338年),秦孝公去世,商鞅被杀。十五年(前335年),建造寿陵。魏惠王去世。

肃侯十六年(前334年),肃侯前往大陵游玩,从鹿门出,相国大戊午牵住马说:“农耕之事正紧急,一天不耕作,就会一百天没有饭吃。”肃侯下车向他谢罪。

肃侯十七年(前333年),包围魏国的黄城,没能攻克。修筑长城。

肃侯十八年(前332年),齐、魏联合攻打赵国,赵国挖开黄河淹灌它们,齐魏军队撤走。二十二年(前328年),张仪担任秦国丞相。赵疵与秦军交战,战败,秦军在河西杀掉了赵疵,攻取了赵国的蔺、离石。二十三年(前327年),韩举与齐、魏军队交战,死于桑丘。

肃侯二十四年(前326年),肃侯去世。秦、楚、燕、齐、魏各派精兵一万人来参加葬礼。其子赵武灵王继位。

武灵王元年(前325年),阳文君赵豹出任相国。梁襄王与太子嗣、韩宣王与太子仓来到信宫朝拜。武灵王年少,无法处理朝政,由见识广博的三位老师,三位左右司过一起辅佐。等到他能够亲自处理政务时,首先向先王肃侯的贵臣肥义请教,增加他的品级和俸禄。受国家敬奉的年满八十岁的老人,每月都能获赠礼物。

武灵王三年(前323年),修筑鄗城。四年(前322年),与韩王在区鼠会盟。五年(前321年),迎娶韩国宗室女子为妻。

武灵王八年(前318年),韩国攻打秦国,没能取胜便撤兵了。五国相互称王,只有赵武灵王没有称王,他说:“没有王的实力,怎么敢有王的虚名呢!”下令国人称自己为“君”。

武灵王九年(前317年),与韩、魏联手进攻秦国。秦军击败了三国联军,斩杀八万人。齐军在观泽击败赵军。十年(前316年),秦国攻取赵国的中都和西阳。齐军击败燕军。燕国的丞相子之成为国君,燕君反而成了臣子。十一年(前315年),武灵王从韩国召来燕公子职,立他为燕王,派乐池护送他返回燕国。十三年(前313年),秦军攻占赵国蔺地,俘获将军赵庄。楚、魏国王前来访问邯郸。十四年(前312年),赵何攻打魏国。

武灵王十六年(前310年),秦惠王去世。武灵王到大陵游玩。一天,武灵王梦见有少女弹琴歌唱诗句说:“美人光彩荧荧发亮啊,容颜如紫云英花一样艳丽。命呀!命呀!竟然没人知晓我嬴女的芳名。”另一天,武灵王喝酒喝得高兴,多次谈及所做的那个梦,希望见到梦中女子的容貌。吴广听说此事后,通过夫人的关系把其女儿娃嬴送到宫中,她就是孟姚。孟姚很受武灵王的宠爱,她就是惠后。

武灵王十七年(前309年),武灵王出九门,修建了野台,用来眺望齐国与中山的边境。

武灵王十八年(前308年),秦武王和孟说举龙纹赤鼎,砸断了腿后去世了。赵武灵王派代相赵固前往燕国迎接秦公子稷,送回秦国,立他为秦王,便是秦昭王。

武灵王十九年(前307年)春季正月,在信宫举办了盛大的朝会。召见肥义并与他商议天下大事,谈了五天才结束。武灵王向北攻占了中山的土地,直达房子,于是来到代地,向北到达无穷,向西到达黄河岸边,登上了黄华山顶。召来楼缓与他谋划说:“我先王趁世事变化,成为了南边属地的国君,连缀漳河、滏水的险阻要塞,修建长城,又夺取了蔺、郭狼,在荏地击败林胡,然而大功还没有完成。如今中山国位于我国的腹心之地,北边有燕国,东边有胡,西边有林胡、楼烦和秦国、韩国的边界,国家却没有强大的兵力救援,如此下去就会亡国,应该怎么办呢?要拥有强于世人的功名,就必须抛弃陋俗的牵累。我想改为穿胡人的服装。”楼缓说:“好。”但是诸位大臣都不愿意。

于是肥义侍坐时,武灵王说:“简、襄二主的功业,就在于想到了从胡人、翟人那里获得利益。为人臣的人,得宠时应有孝、悌、长、幼、顺、明的品德,顺达时该有利于百姓,有益君主的业绩,这两点是身为人臣的本分。现在我希望继承襄主的功业,开拓胡人、翟人的土地,然而我可能终生都找不到能够利民益主的贤臣。我是为了削弱敌人,事半功倍,能够不费尽百姓的劳力,而取得前所未有的功勋。凡是取得高于世人功勋的人,就要承担抛弃陋俗的牵累;拥有只有自己才明白的谋略的人,就要任随傲慢的百姓怨恨。现在我想让百姓穿胡服,练习骑射,但世俗中人必然会非议我,怎么办呢?”肥义说:“我听说遇事就犹豫便不会成功,行动犹豫就无法成名。君王既然已经决定承担抛弃陋俗而受到的谴责,那就不必顾虑天下人的非议。追求高尚道德的人,不会附和世俗的观点;成就伟大功绩的人,不会谋求与凡夫俗子商讨。过去虞舜跳舞来感化三苗,夏禹赤膊来到裸国,并非为了满足欲望、愉悦心志,是为了宣扬道义而取得成功。愚蠢的人在事成之后还没能明白事情的真谛,聪明的人在事成之前就已然明察秋毫,那么君王还有什么犹豫的呢?”武灵王说:“我对于改穿胡服并不犹豫,我是担心天下人讥笑我。狂人的欢乐,正是聪明人的哀伤;愚人的嘲笑,正是贤能之人能够察觉到的。世界上有服从我的人,穿胡服的功效是无法估量的。就算世上所有的人都来嘲笑我,胡地与中山国我也一定要占有。”于是就改穿胡服了。

武灵王派王緤告诉公子成说:“我已经穿上了胡服,即将这样穿戴来接见群臣,也希望叔父能够穿上它。在家听从父母,为官要听从国君,是古今公认的行为规范。子女不可以反对父母,臣子不可以违背君王,这是兄弟间通行的道义。现在我发布命令更改服饰而叔父却不穿,我担心天下人会非议。治理国家要有常规,把对百姓有利作为根本;从事政事有其原则,以命令能够推行最为重要。修明德政要先从平民百姓做起,而推行政令要先让贵族信服、遵从。如今改穿胡服的目的,并非是纵情享乐、愉悦心志。这样做是为了完成某事而建功立业,事情成功了,功业创建了,然后才稳妥。现在我担心叔父违反从政的原则,因此提出帮助叔父采取合适的做法。并且我听说,推行有利国家的事情,行为不会走上邪路;实施政策依靠贵族,名望不会受到损害,因此希望依靠叔父您的威望,用来成就改穿胡服的功绩。我派王緤拜见叔父,请您改穿胡服。”公子成再拜叩首说:“我原本就听说君王已经改穿胡服。我缺乏才能,卧病在床,不能四处奔走效力,为君王办事。君王下令这样做,我斗胆回应,是为了竭尽忠诚。我听说:中原地区,是聪明睿智的人所居住的地方,是万物财货聚集的地方,是贤圣之人推行教化的所在,是仁义施行的地方,是《诗》《书》礼乐运用的地方,是奇巧技能使用的地方,是远方之人观光前往的地方,是被少数民族奉为榜样的地方。如今君王放弃了这些而沿袭远方的服装,改变了古代的教化,更换了古代的常道,违背了百姓心愿,反对有学问的人,背离中原地区的传统,所以我希望君王慎重考虑此事。”使者王緤把这些话报告给武灵王。武灵王说:“我本来就听说过叔父有病,我会亲自去请安。”

于是武灵王来到公子成家中,趁机亲自请求他,说:“服装,是为了方便穿用的;礼法,是为了便于行事的。圣人观察时势所趋来顺应时宜,依据现实情况制定礼法,是为了方便百姓而有利于国家。剪短头发,身上刺上花纹,衣襟向左侧开,这是瓯越地区的民俗。染黑牙齿,在额上画文采,戴鱼皮帽子,穿粗劣衣服,这是吴国的风俗。因此礼制服装有所不同,在取其方便方面是一致的。时尚有所区别,而使用自然也就有所变化;事情不同,礼法也就相应地有区别。因此圣人认为如果对国家有利,方法不需要一致;果真便于行事,礼法不需要相同。儒生的师承相同,而礼俗有异,中原地区的礼制相同,而教化却又有极大差异,更何况是为了荒野地区的方便呢?因此事物的取舍变化,聪明的人也不能让它一致;远近地区的服装,贤圣也不能使它相同。穷乡僻壤之处,风俗也多显奇特,学识浅陋的人,言词也多有诡辩。不懂的事情不妄加怀疑,与自己不同不妄加非议,才能公正而博采众长以达到尽善尽美的境地。现在叔父所讲的是风俗,我所说的是改变旧俗。我国东面有黄河、薄洛之水,与齐国、中山国所共有,但却没有船只可以使用。从常山到代地、上党,东边有燕国、东胡的边境,西面有楼烦、秦国、韩国的疆界,现在没有骑射部队来守卫。因此我没有船只使用,夹水居住的百姓,将凭借什么守卫黄河、薄洛之水?不改穿胡服练习骑射,凭什么防备邻近的燕国、三胡、秦国、韩国的边界呢?况且过去简主不堵塞晋阳与上党的通路,襄主兼并戎地,攻占代地,以排斥各个胡人的部族,这是愚人与聪明人都清楚的道理。从前中山国依靠齐国的强大兵力,侵占践踏我国领土,掳掠我国百姓,引水包围鄗城,假如不是祖先神灵护佑,鄗城几乎无法守住。先王认为这件事是耻辱,然而怨仇还没能报。如今设置骑射防备,近能够观察上党的形势,远能够报中山之仇。叔父却顺从中原之地的旧习俗而违背简、襄二主的遗志,讨厌改换服装的名声从而忘了鄗城被灌的屈辱,这不是我所期望的。”公子成再拜叩首,说:“我愚昧,没能理解君王的深意,竟然敢称道世俗当中的见解,这是我的罪过。如今君王想要继承简、襄二主的遗志,我怎敢不服从命令呢!”公子成再拜叩头。武灵王于是赏赐他胡服。第二天,他穿着胡服来上朝。于是武灵王才发布改穿胡服的诏令。

赵文、赵造、周袑、赵俊都进谏劝说武灵王不要穿胡服,认为遵从过去的习俗很方便。武灵王说:“先王们的习俗不同,哪种算是古法呢?帝王们彼此并不沿袭,哪种礼仪可以遵循呢?伏羲、神农用教化而不需杀人,黄帝、尧、舜杀人但并不愤怒。等到夏、商、周三王时,随时代变迁制定法规,依据现实情况制定礼制。法制、诏令都能够顺应时代的需要,衣服、器械都便于使用。因此礼制也没有必要一致,使国家获得便利也不必仿效古法。圣人的兴起并没有彼此沿袭却能够称王,夏、殷的衰败并没改变礼制却走向灭亡。那么违背古制未必就应当非议,遵循旧礼也未必值得称赞。而且如果说服装奇异心志就邪乱,那么邹、鲁一带就不会有稀奇古怪的行为了;如果风俗怪异百姓就很轻浮,那么吴、越一带就不会出现优秀的人才了。况且圣人把有利于身体的称为衣服,把有利于行事的叫作礼制。规定进退的节度,服装的制度,是用来管教百姓的,并非用来评价贤人的。因此百姓总是与旧俗保持一致,贤人却要因时而变。因此谚语说‘依靠书本上的知识赶车的人无法摸透马匹的秉性,用古代律法治理当今社会的人不懂得事物的变革’。遵循故法的功绩,无法超出当世别的国家;模仿古人学说,无法治理当今的社会。你不懂得这些道理。”于是穿上胡服,招纳士兵训练骑射。

武灵王二十年(前306年),武灵王攻占中山国的土地,到达宁葭。向西攻取胡人的土地,到达榆中。林胡王进献马匹。回国后,派楼缓出使秦国,派仇液出使韩国,派王贲出使楚国,派富丁出使魏国,派赵爵出使齐国。让代相赵固主管胡人土地,调动胡人兵马。

武灵王二十一年(前305年),攻打中山国。赵袑担任右路军将领,许钧担任左路军将领,公子章担任中路军将领,武灵王统领他们。牛翦统帅车骑,赵希统帅胡地与代地的军队。赵与率领军队前往陉县,在曲阳会师,占据丹丘、华阳、鸱上的要塞。武灵王的军队占据鄗城、石邑、封龙、东垣。中山国献上四座城池求和,武灵王答应了,停止了进攻。二十三年(前303年),再次攻打中山国。二十五年(前301年),惠后去世。派周袑穿胡服辅佐教育王子何。二十六年(前300年),再次进攻中山国。扩地向北到达燕、代地区,向西到达云中、九原。

武灵王二十七年(前299年)五月戊申日,在东宫与群臣举行大型朝会,传王位,立王子何为王。新王拜祭祖先礼仪完毕,上朝处理国政。大夫们都称臣,肥义担任相国,并担任新王的老师。新王便是惠文王。惠文王,为惠后吴娃所生的儿子。武灵王自称主父。

主父希望让儿子治理国家,自己穿上胡服带领士大夫前往西北攻打胡地,希望从云中、九原直接南下攻打秦国,于是他谎称自己是赵国使臣,进入秦国。秦昭王不知道他的身份,后来对他长相尊贵,不像为人臣子的气度感到奇怪,派人追赶,而主父已经飞快地离开了秦国的关隘。经过详细调查,才知道那人是主父。秦国人大为惊异。主父之所以闯入秦国,是想亲自勘察地形,借机观察秦王的为人。

惠文王二年(前297年),主父视察新开拓的土地,于是离开代地,向西在西河与楼烦王会面,并徵调其军队。

惠文王三年(前296年),灭掉了中山国,将中山王迁徙到肤施。兴建灵寿,从此北方归顺,前往代地的道路畅通无阻。回国之后,赏赐臣下,实行大赦,大摆酒宴欢饮五天,封长子章为代地安阳县的封君。章素来邪侈放纵,内心对弟弟继承王位一事不服。主父派田不礼辅佐他。

李兑对肥义说:“公子章强壮并且志向骄横,党羽众多并且野心极大,恐怕会有私心吧?田不礼的为人,残忍好杀并且骄横。这两个人在一起,必定会有阴谋反叛的事发生,一旦希望能够侥幸成功,便会铤而走险。小人有贪欲,考虑事情往往轻率,谋划浮浅,只看到利益而不顾危险,同类的人彼此怂恿,都会步入祸害之门。依据我的观察,离发生这种事已经不远了。你承担了重任并且有很大的权势,是叛乱的开始,是祸害汇聚的所在,你必定会首先遭遇祸患。仁人对万物有博爱之心,聪明的人能够防患未然,不仁不智,用什么治理国家呢?你何不称病不出门,将政事交予公子成呢?不要作为众怒的聚集之处,不要做祸害发展的阶梯。”肥义说:“不可以。从前主父将王托付于我,说:‘不要变更你的法度,不要改变你的思虑,坚持你的忠心,直到你死为止。’我再拜接受王命并且记录下来。现在畏惧田不礼叛乱而忘了我当初记下的王命,还有比这更严重的变心吗?进宫接受了庄重的命令,出宫后却不能完成,还有比这更严重的负义吗?变心负义的臣子,罪大恶极而不被刑罚所包容。谚语说‘假如死人复活,活人面对他应该没有丝毫的惭愧。’我说过的话在前面,我要彻底兑现我的诺言,怎么能顾惜自己的身体!况且贞烈的臣子在灾难降临时才能显现出节操,忠臣受到大祸牵累时才能彰显德行。你已赐教并忠于我,尽管这样,我已有话在前,终究不敢食言。”李兑说:“好吧,你努力吧!我只能在今年看到你了。”哭泣着离开。李兑多次与公子成见面,都是为了防备田不礼的叛乱。

又有一天,肥义对信期说:“公子章与田不礼十分令人担忧。他们表面上言语很和善,但实际上极为阴险,这种人不忠不孝。我听说,奸臣在朝中,是国家的蟊贼;谗臣在宫中,是君王的蛀虫。这种人贪婪并且野心很大,在朝廷迎合君主,在外边残暴害人。矫托号令做事放纵,专擅刹那的诏命,对他们来说不难做到,国家将面临灾祸。现在我对此非常担心,夜里睡不着觉,饥饿却忘记吃饭。对盗贼的行动出入不能不防备。从今往后,有召请君王的一定要先见我,我将先用自己的身体拦挡他,没有变故才能让君王进来。”信期说:“好,我记住了!”

惠文王四年(前295年),在朝廷召见诸位大臣,安阳君也前来朝见。主父让惠文王处理政务,自己在旁边窥视诸位大臣与宗室贵族的礼仪。看到长子章很失意,北面称臣,向他的弟弟行礼,心里怜悯他,于是就想分割赵国,封章为代地之王,这个计划还没决定便中止了。

主父与惠文王游览沙丘,居住在不同的宫殿里,公子章就带领其党徒与田不礼叛乱,伪造主父的诏令宣召惠文王。肥义先去,遭到杀害。高信立即与惠文王一起与公子章交战。公子成与李兑从都城赶来,调发四邑的军队前往沙丘抵抗叛乱,杀掉了公子章与田不礼,歼灭了其党徒,安定了王室。公子成担任了相国,号称安平君,李兑担任司寇。公子章被击败时,逃到了主父那里,主父开门收留了他,公子成、李兑因此包围了主父的宫殿。公子章被杀后,公子成、李兑商量说:“由于捉拿公子章的原因包围了主父,假如解除了包围,我们这些人就要被诛杀全族。”于是就继续围困主父。命令宫中的人“后出来的人诛杀全族”,宫里的人都逃了出来。主父想出来却被拒绝,又没有食物,饿的只好抓幼雀来充饥,三个多月后在沙丘宫中饿死。等到主父已经确定死去,这才向诸侯国发讣告。

当时惠文王年纪还小,公子成和李兑独揽大权,他们担心被诛杀,因此就包围了主父。主父起初立公子章为太子,后来他得到吴娃,非常宠爱她,为了她好几年都不外出,生下儿子何,于是废黜太子章而立何。吴娃去世以后,主父对何的宠爱越来越淡,他怜悯原来的太子章,就想让何和章都做王,一直犹豫不决,因此发生了祸乱,最后导致父子都死了,被天下人所笑,这难道不令人痛惜吗!

主父去世,惠文王继立。惠文王五年(前294年),把鄚、易两地送给了燕国。八年(前291年),修筑南行唐城。九年(前290年),文王任命赵梁为将,与齐国合兵攻打韩国,一直攻到鲁关之下。十年(前289年),秦王自立为西帝。十一年(前288年),赵将董叔率军与魏国军队一起征伐宋国,从魏国手中夺取河阳。秦军夺取赵国的梗阳。十二年(前287年),文王令赵梁担任将领率军攻打齐国。十三年(前286年),文王又命韩徐为将,领兵攻打齐国。同年,公主去世。十四年(前285年),相国乐毅带领赵、秦、韩、魏、燕国的士兵攻打齐国,攻取了灵丘。赵王和秦王在中阳举行会盟。十五年(前284年),燕昭王前来会见。赵国和韩、魏、秦三国军队一起攻打齐国,齐王战败逃走,燕军独自深入齐国境内,攻取了临菑。

惠文王十六年(前283年),秦国再次与赵国多次攻打齐国,齐国人都很担心。苏厉代替齐王给赵王写信,说:

我听说古代圣贤的君王,他的德行不是遍布于天下,教化并不遍及百姓,按四季进行的祭祀并不都合鬼神的心意。可是甘露会照常降下,雨水会及时到来,五谷获得丰收,百姓中也不会出现疾病,人们都赞美他,然而圣贤的君主却会进行思考。

如今,您贤明的行为和功绩,并没有数次施加给秦国;积蓄的怨恨和愤怒,并不是向来就对齐国特别深。秦、赵是盟国,依靠强大的兵力征伐韩国,秦国就是真的爱赵国吗?它是真的痛恨齐国吗?事情过分了,圣贤的君主就应该加以考察。秦国不是喜爱赵国而憎恨齐国,他想要消灭韩国并吞并东西二周,因此用齐国作为诱饵而引诱天下。又害怕事情不能成功,因此出兵联合魏国和赵国攻打齐国。他担心天下的人都畏惧它,因此送出人质以争取信任。他害怕天下的人很快就会反对它,因此对韩国征兵以威胁它们。表面上对盟国施加恩德,实际上是要派兵征伐兵力空虚的韩国,我认为秦国的计策一定是出于这一点。世间之事本来就有形势不同而祸患相同的,楚国长期被攻讨而中山国却灭亡了,如今齐国长时间被攻讨而韩国一定会灭亡。攻破齐国,君王和六国瓜分它的利益。灭掉韩国,秦国独自得到利益。攻取东西二周,在西面取得祭器,秦国独自占有。计算取得的土地和功业,攻打齐国的收获君王您和秦国哪个更多呢?

游说之士的策略是:“韩国丢掉三川一带,魏国失去原来晋国的心腹地带,市朝还没有什么变化,祸患就已经来到了。”假如燕国得到齐国北部的所有领土,距离沙丘、钜鹿还不到三百里,韩国的上党距离邯郸有一百里,燕、秦两国图谋君王的江山,它们之间只有三百里就可以通信了。秦国的上郡和挺关接近,距离榆中有一千五百里,秦国依据三郡攻打君王的上党,那么,羊肠以西,句注以南的领土就都不归君王所有了。假如秦国越过句注,夺取常山并派兵驻守,仅三百里就可以和燕国通信,代地的马、胡地的狗,从此不会再到东面来,昆山的玉也无法见到,这三种宝物也不再归大王所有了。大王长期攻打齐国,跟随强大的秦国攻打韩国,灾祸就一定会达到这样的地步。希望大王慎重地考虑这件事。

况且齐国之所以遭到攻打,是因为齐国侍奉了大王;天下的诸侯正要联合行动,都是为了图谋大王的领土。燕国和秦国的盟约只要结成,出兵的日子就不远了。齐、秦、韩、魏、燕五国会把大王的土地分成三份,齐国背叛了五国的盟约,牺牲自己来解除大王的祸患,向西发兵来阻止强大的秦国,使秦国废除帝号请求臣服,把高平、根柔还给了魏国,把巠分、先俞还给了赵国。齐国侍奉大王,应该是上等之交,如今,您反而怪罪它,我担心天下以后再归附大王的人也不敢不自己停止了。希望君王认真地考虑这件事。

如今君王若不与诸侯一起攻打齐国,天下人都会认为大王是在主持正义。齐王会用江山社稷更忠心地侍奉大王,天下也一定都会敬重大王。秦国有义,大王率天下亲近秦国;秦国残暴,大王率天下禁止它,这样,一代的名誉尊宠就都归君王所有了。

于是赵国停止了进攻,谢绝了和秦国联盟,不再攻打齐国。

赵王和燕王相遇。他们让廉颇作为将领,攻打齐国的昔阳,并将其攻取。

惠文王十七年(前282年),乐毅率领赵国的军队攻打魏国的伯阳。秦国怨恨赵国不和自己一起攻打齐国,便出兵讨伐赵国,夺取赵国两座城池。十八年(前281年),秦军夺取赵国的石城。赵王再次前往原来卫国的东阳,决开黄河堤坝,征讨魏国。大水泛滥,漳河水涌出。魏冉来到赵国做相国。十九年(前280年),秦国夺得赵国的两座城池。赵国将伯阳归还魏国。赵国任命赵奢为将,攻打齐国的麦丘,将其攻取。

惠文王二十年(前279年),廉颇为将,攻打齐国。赵王和秦昭王在西河外相遇。

惠文王二十一年(前278年),赵国将漳水改道到武平的西边。二十二年(前277年),发生了大规模的瘟疫。赵王立公子丹为太子。

惠文王二十三年(前276年),赵王任命楼昌为将,攻打魏国的几城,没能攻取。十二月,赵王任命廉颇为将,攻打几城,将其攻取。二十四年(前275年),赵王又以廉颇为将,攻打魏国的房子,攻克,在那里修建了城墙后返回。又攻打安阳,将其攻取。二十五年(前274年),赵王任命燕周为将领,攻打昌城、高唐,占领两地。赵国又和魏国联合攻打秦国。秦国将领白起在华阳打败了赵军,俘虏了一位将军。二十六年(前273年),赵国夺取了被东胡协制反叛的代地。

惠文王二十七年(前272年),将漳水改道到武平的南边。封赵豹为平阳君。这年,黄河决口,大水泛滥。

惠文王二十八年(前271年),蔺相如领兵攻打齐国,一直打到了平邑。停止修筑北面九门县的大城。燕国的将领成安君公孙操杀掉他的君王。二十九年(前270年),秦、韩两国联合攻打赵国,包围了阏与。赵国命令赵奢率领军队,还击秦军,在阏与城下大破秦军,赵惠文王封赐赵奢为马服君。

惠文王三十三年(前266年),惠文王去世,太子丹继立,就是孝成王。

孝成王元年(前265年),秦军攻打赵国,拔取三座城池。赵王刚刚即位,太后执掌朝政,秦军急速进攻赵国。赵太后向齐国求救,齐王说:“一定要以长安君为人质,才会出兵救援。”太后不同意,大臣们极力劝谏。太后明确地告诉左右侍臣说:“再提让长安君做人质的人,老妇我一定会把唾沫啐到他的脸上。”左师触龙说希望求见太后,太后怒气冲冲地等着他。触龙进入宫中,慢慢地小步走着并坐下,亲自谢罪说:“我的脚有病,实在不能快步走,因此很长时间没来拜见了。我私下偷偷宽恕了自己,又恐怕太后的身体有什么不适,因此希望前来拜望太后。”太后说:“老妇我靠着辇车行走。”触龙说:“饭量没有减少吧?”太后说:“只能喝些稀粥罢了。”触龙说:“我最近食欲很差,就勉强到外面散散步,每天走上三四里,就能稍微增加一点食欲,身体也觉得舒服些。”太后说:“我做不到。”太后不愉快的脸色稍微有所缓解。左师公说:“我的儿子舒祺年纪最小,但是没有出息,而我已经衰老,内心非常疼爱他,希望他能够补卫士的缺额来保卫王宫,便冒死把这个想法告诉给太后。”太后说:“好吧。今年多大了?”左师公说:“十五岁了。虽然年纪小,但希望我可以在死之前把他托付给太后。”太后说:“男人也会疼爱小儿子吗?”左师公说:“关爱的程度超过妇人。”太后笑着说:“妇人疼爱得更厉害。”左师公说:“我私下认为您疼爱燕后超过了长安君。”太后说:“你错了,远不如像疼爱长安君那样厉害。”左师公说:“父母疼爱自己的孩子,就应当从长远的角度替他们考虑。您当年送燕后出嫁,抚摸着她的脚后跟,并为此哭泣,想到她要远嫁,您就很可怜她。走了以后,不是不想念她,但是在祭祀的时候反而祈祷说‘一定不要回来’。这难道不是为她从长远的角度考虑,希望她的子孙世代在燕国为王吗?”太后说:“是这样。”左师公说:“如今向前看三世之前上推到赵国创建,历代赵王的子孙封侯的,他们的封地、封号还有保存到今天的吗?”太后说:“没有。”左师公说:“不只是赵国,其他的诸侯国还有存在的吗?”太后说:“老妇没有听说过。”左师公说:“这就是近的祸及自身,远的祸及子孙。难道这是国君的儿子封侯以后就都变坏了吗?这是因为地位尊贵但是没有创建功勋,享有优厚的俸禄但是又没有立下功劳,而拥有的贵重的宝物却很多。如今您让长安君享有尊贵的地位,并且封给他肥沃的田地,又赏给他很多贵重的宝物,但是却没有趁现在就让他为国家创建功勋,一旦您离开人世,长安君又凭借什么在赵国自立呢?我认为您为长安君考虑得很短浅,因此认为您对他的疼爱不如燕后。”太后说:“好吧,任凭你去派遣他吧。”于是为长安君准备一百辆车,送他到齐国做人质,齐国才派出救兵。

子义听说了这件事,便说:“国君的儿子,有着骨肉的亲情,尚且不能没有创建功勋就享有尊贵,不能没有立下功劳就享有俸禄,从而无法守住金玉一类贵重的宝物,更何况我这样的人呢?”

齐国的安平君田单率领赵国的军队攻打燕国的中阳,将其攻取。又攻打韩国的注人,攻克。孝成王二年(前264年),惠文后去世。田单出任赵的相国。

孝成王四年(前262年),赵孝成王梦见自己穿着左右颜色各异的衣服,骑着飞龙飞上天,还没有到达天庭就坠落下来,看见金玉宝物堆积如山。第二天,孝成王召见筮史敢为自己占梦。说:“梦到穿着左右颜色各异的衣服,说明残败。骑着飞龙上天,还没有到达天庭就坠落,说明有名声却无实利。看见金玉堆积得像山一样,说明存在忧患。”

三天以后,韩国的上党郡守冯亭派使臣来到赵国,并说:“韩国不能守住上党,将要划归秦国。那里的官吏和百姓都愿意归附赵国,而不想归附秦国。有十七座城市邑,愿意拜纳赵国,大王可以裁夺着赏赐官民。”孝成王非常高兴,召见平阳君赵豹并告诉他说:“冯亭进献了十七座城池,我接受它如何?”赵豹回答说:“圣人认为没有原因得到的利益是极大的祸患。”孝成王说:“那里的百姓都感念我的恩德,为什么说没有原因呢?”赵豹回答说:“秦国蚕食韩国的土地,在中间切断了上党与韩国国都联络的道路,因此自认为可以坐收上党的土地。韩国之所以不攻入秦国,就是想将其祸转嫁给赵国。秦国付出了辛苦的劳动但是赵国坐享其利,虽然国家强大但是也无法轻易就从小国弱国那里得利,小国弱国又怎么可以从强国大国那里得利呢?这怎么说不是没有原因的利益呢!况且秦国凭借牛田的水路运送粮食,用战斗力最强的队伍蚕食韩国,割裂韩国的土地作为功臣死士的食邑,其政策已经实行,不要和它作对,一定不要接受。”孝成王说:“如今征发百万大军攻城略地,经年累月都没有得到一座城。如今冯亭把十七座城池赠送给我国,这是很大的利益啊。”

赵豹退出,赵孝成王召见了平原君和赵禹,并把此事告诉了他们。他们回答说:“派遣一百万的军队攻击,一年多也没能得到一座城池,现在坐着就可以得到十七座城,这是大利益,不可错失啊。”赵孝成王说:“好的。”于是派赵胜去接受土地,告诉冯亭说:“敝国使臣赵胜,敝国的君主让赵胜传达命令,以三个万户的城邑封赏太守,以三个千户的城邑封赏各个县令,让他们世世代代承袭侯爵,官吏百姓全部进爵三级,官吏和百姓能够和平相处,都赏赐给黄金六镒。”冯亭低着头哭泣,不肯见使臣,说:“我不愿意陷入三不义的境地:为国君守卫领地,不能拼死固守,这是第一个不义;君主把上党划归给秦国,我没有听从君主的命令,这是第二个不义;出卖国君的土地来换取食邑,这是第三个不义。”赵国于是出兵占领上党。廉颇将军带领军队驻扎在长平。

孝成王六年(前260年),廉颇被免去职务,赵括代替他统领军队。秦将白起带领军队包围了赵括,赵括战死,赵军投降,最终四十多万士兵都被坑杀。赵孝成王后悔当初没有听从赵豹的意见,因此才有了长平之祸。

赵孝成王返回,没有听从秦国的要求,秦军包围了邯郸。武垣县令傅豹和王容、苏射带领燕国的百姓回到燕国。赵国将灵丘封给了楚相春申君。

孝成王八年(前258年),平原君前往楚国请求救援。平原君返回以后,楚军前来救援,等到魏公子信陵君无忌也赶来救援,秦军对邯郸的包围最终解除。十年(前256年),燕国攻打昌壮,五个月后攻下。赵国的将领乐乘、庆舍攻打秦国驻扎在信梁的军队,大败秦军。赵国的太子去世。秦军攻打西周,夺取那里。赵国将领徒父祺领兵出境。十一年(前255年),兴筑元氏城,在上原设县。武阳君郑安平去世,收回了他的封地。十二年(前254年),邯郸的草料场被烧。十四年(前252年),平原君赵胜去世。

孝成王十五年(前251年),把尉文封给了相国廉颇,并赐封号信平君。燕王喜命令丞相栗腹与赵国相约为友好之国,把五百斤黄金送给赵王祝他长寿,栗腹返回以后,向燕王喜禀告说:“赵国的壮丁都在长平战死了,赵国的孤儿也还没长大,我们可以前去征伐。”燕国的君王召见昌国君乐闲向他询问这件事,乐闲回答说:“赵国是需要四面应战的国家,它的百姓熟习军事,不可以前去攻伐。”燕王喜说:“我以多攻少,两个打一个,可以吗?”乐闲回答说:“不可以。”燕王喜说:“我用五个打一个,可以吗?”乐闲回答说:“不可以。”燕王喜大怒。群臣都认为可以。燕国最终派出两支军队,两千乘战车,栗腹带领一支军队攻打鄗城,卿秦带领一支军队攻打代地。廉颇担任赵国的将军,大破燕军,杀死栗腹,俘虏了卿秦、乐闲。

孝成王十六年(前250年),廉颇包围了燕国的都城。赵王封乐乘为武襄君。十七年(前249年),代理相国大将军武襄君乐乘攻打燕国,包围了燕国的都城。十八年(前248年),延陵钧率领军队跟从信平君帮助魏国攻打燕国。秦国攻拔赵国的榆次等三十七座城。十九年(前247年),赵国和燕国交换土地:赵国把龙兑、汾门、临乐割让给燕国;燕国把葛、武阳、平舒割让给赵国。

孝成王二十年(前246年),秦王嬴政刚刚即位。秦军攻取赵国的晋阳。

孝成王二十一年(前245年),孝成王去世。廉颇担任将领,攻打魏国的繁阳,将其攻取。赵国让乐乘代替廉颇担任将领,廉颇攻打乐乘,乐乘败逃,廉颇逃到了魏国。孝成王的儿子偃即位,就是悼襄王。


李牧雁门纵牧,选自《中国古代百将图说》


悼襄王元年(前244年),紧急防备魏国的进攻。想要打通平邑、中牟的道路,没有成功。

悼襄王二年(前243年),李牧担任将领,攻打燕国,攻取了武遂、方城。秦王召见赵国的春平君,并趁机把他扣留在秦国。泄钧替他在秦相文信侯吕不韦面前说:“春平君这个人,赵王特别宠爱他但是郎中们都妒忌他,因此郎中们一起谋划说‘春平君到秦国,秦王一定会扣留他’。因此他们就一起谋划着把他送到了秦国。如今扣留了春平君,就是断绝了与赵国的关系,正中了郎中们的奸计。您不如遣送春平君,让他留在平都。春平君说话办事都很得赵王的信任,赵王一定会割让赵国很多的土地来赎回平都。”文信侯说:“好的。”于是将春平君遣送回赵国。赵国修筑韩皋城。

悼襄王三年(前242年),赵王任命庞暖为将领,攻打燕国,捉住了燕国的将领剧辛。四年(前241年),庞暖带领赵、楚、魏、燕四国的精锐部队攻打秦国的蕞地,没能攻克;他又移兵攻打齐国,攻取了饶安。五年(前240年),赵王任命傅抵为将领,驻扎在平邑;庆合率领东阳河外的军队,守卫黄河的桥梁。六年(前239年),赵王把饶地封给长安君。魏国把邺送给了赵国。

悼襄王九年(前236年),赵国攻打燕国,攻取了狸城和阳城。士兵还没有返回,秦军就来攻打邺城,将其攻取。赵悼襄王去世,其子幽缪王迁即位。

幽缪王迁元年(前235年),修筑柏人城。二年(前234年),秦军攻打武城,扈辄率军救援,兵败,扈辄战死。三年(前233年),秦军攻打赤丽、宜安两地,李牧率领军队与秦军在肥城下交战,抵挡了秦军的进攻。赵王封李牧为武安君。四年(前232年),秦军攻打番吾,李牧和秦军交战,击退秦军。

幽缪王五年(前231年),代地发生了大地震,自乐徐以西,北至平阴,楼台、住屋、墙壁大半被毁,地面裂开了东西宽一百三十步的大缝子。六年(前230年),赵国发生了大饥荒,民间谣传说:“赵人在哭号,秦人在大笑。如果不相信,请看田里遍地野草。”

幽缪王七年(前229年),秦国攻打赵国,赵国大将李牧、将军司马尚率领军队,抗击秦军。李牧遭到陷害被杀,司马尚被免职,赵匆和齐将颜聚代替他们。赵匆的军队被秦军打败,颜聚逃走。赵王迁投降秦国。

幽缪王八年(前228年)十月,邯郸为秦国所有。

太史公说:我听冯王孙说:“赵王迁,他的母亲是位歌女,受到悼襄王的宠爱。悼襄王废黜了嫡子嘉改立迁为太子。迁向来没有德行,听信谗言,因此诛杀了良将李牧,并重用奸臣郭开。”这难道不荒谬吗!秦国已经俘虏了赵王迁,赵国逃亡的大夫共同拥立嘉为王,在代地称王六年。秦国派兵攻代王嘉,于是灭亡了赵国,将那里变成秦国的郡。

元芳,你怎么看?
  • 共有 0 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